首页 秦家有兽 下章
第121章至第122章 大结局
秦家有兽 121。杜少出手

 杜少出马,又是轴,必定不能有负众望。

 当然,他也肯定不会有负众望。于是很“稳妥”地上去,连平时那副“假模假样”的眼镜都没戴,可见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在这么个好日子再装把人。杜少拿着管“牙膏”在手里头,慢条斯理地走上去,先是在那头冲宁舒了个再“温柔”不过的笑,继而很“客气”地冲他哥们扬了扬手里的东西:“阿朗,对不住了。”

 说完拿大么指反这会着指了指后头围着的一群混账王八蛋:“兄弟们都等着呢,我也不好让大家失望,是不是?”

 失望他妹!他这哥们到底能有多“能耐”别人不知道,秦朗怎么可能不知道?不过也不等他有所行动,那头杜少已经温柔柔凑到宁舒耳边嘀咕了一句,然后秦朗就看到他老婆颤巍巍地把个粉的舌尖缓缓伸了出来。

 脸更不用说,早红得不像个样子了。都这样了,怎么能让秦朗不往“歪处”想?事实上,他就没想歪。因为杜少下一秒就用行动证明,这房,到底能玩得多刺

 秦朗那一刻突然有种“打落牙齿和血”的憋屈感,且憋屈到死过去还能再气活过来。

 果然,雄的占有,是与生俱来的。杜少眯着眼睛笑得很“得体”手上动作可一点儿跟他妈“得体”

 两字沾不上半点边,很利落地在宁舒舌尖上涂了圈荣小爷准备的“美国料”仔细看看,还是个心的形状。真够浪漫的!禽兽一口白牙咬得咯!响。

 后头一伙人又是鼓掌又是疯笑又是口哨,把气氛整个衬到了顶点。荣小爷打了个响指,发话了:“兽,你丫还磨蹭什么?猜了!猜了!还想留咱们吃年夜饭呢?”

 边说边很不地拍手,这就是个典型的混账王八蛋加孙子兔崽子!秦朗没吭声,荣奕那小子在故意他,他也不是拎不清,先头里喝得再高,再不清醒,这会儿关系到他老婆,不清醒也得把自己扇清醒过来。

 当然,这会儿就不用扇,他也不敢犯糊涂。杜少那边都“搞定”了,两手环望了过来,朝新郎官抬了抬下巴。那意思很明显:接下来可都看你了啊。

 不过秦朗那会儿也没注意到这么多,就盯着宁舒伸在外头那截只有他碰得着,别人谁也休想碰一分一毫的东西发愣呢。宁舒一看他那眼神,脸就“哧”一声冒烟了,热气腾腾往上窜,看得旁边一群兔崽子也不由得脸红心跳了一把。

 房这么闹,才有意思嘛。杜少笑得很耐人寻味,冲那只“酒不醉人人自醉”的禽兽摆了摆手,示意他哥们回神。“阿朗,这就最后一轮,该不会不敢玩了吧?”

 秦朗把视线从宁舒身上收回来,想了想,说了:“巧克力!”他一说,杜宣没笑,而是荣小爷拍着王伟的肩笑疯了。

 杜宣一向是个行动派,把手里那管东西直直扔了过来,秦朗顺手接住,打开来一闻,脸当场绿了!他妈的!居然是甜面酱!荣小爷捧着肚子一个劲疯笑:“兽,愿赌服输啊。肚,还等什么?上了!”

 “上了”这两字刚出口,秦朗脑门上青筋就跳得快起来,看样子是真急了,眼睛死死盯着杜宣,一副暗中较劲的样子。

 杜宣就很抱歉地摊了摊手。这也是游戏规则,他也不好不遵守不是?于是慢慢弯,嘴朝宁舒伸在外头那个颤巍巍的舌尖凑了过去。

 这个便宜要是正占了,可不是实打实的么?秦朗脸都绿了:“靠!不玩了!”

 杜宣顿了顿,眯着眼睛很意味深长地斜眼朝他哥们那边扫了一眼,甚至还挑了挑眉毛,然后继续往下探。

 那画面,是个人看了都能热血沸腾。杜少那样的,斯文又温柔,丢一堆白马王子里头,也照样能是白马王子,这么弯往坐沿的宁舒那边凑,作势要吻他,且那个吻还是法式的,能有多刺,只要听四周一群乌王八蛋的口哨声吹得有多响亮,就一目了然了。

 “今儿就玩到这!”秦朗这会儿也管不着了,一个箭步过去,作势要耍赖。笑话!那可是他老婆,能让别人碰?他这么横过来夺人,杜少倒没什么想法,只“就事论事”

 说了句:“今儿兄弟们可都在,你好意思耍赖。”

 “靠!兽!你他妈什么时候这么玩不起了?小宁,这家伙靠不住,索今晚别房了!哥哥带你去泡吧!”

 果然,荣小爷那张嘴,就别指望能让它蹦出象牙来!秦朗一手肘拐住他脖子,跟杜宣面对面,冲人群中正抱着秦宁在玩的云子墨努了努嘴,眼睛眯成十成十的禽兽样:“今天放我一马,下回必定有回报。

 离你丫那天可不远了,不想后悔就算了啊。”

 秦家有兽 122。完结篇

 显然秦朗这个软肋扎得很到位,杜宣权衡再三,居然也就真的放弃了,然后对身后一群乌王八蛋说:“行了,今儿就到这儿吧,免得阿朗着急。”

 荣小爷可不干,就嚷嚷:“杜,你不是吧?有这么放水的么?”杜宣好脾气地笑笑,道:“宵一刻值千金,闹归闹,我们也别太来了?还担心以后没机会吗?先撤了吧。”

 然后以眼神示意一众人出去。这就是个领头的,他既然发话了,那一群得了便宜的家伙,也不好再没边没际地闹下去了,只好收场,荣奕也只好讪讪出去。

 等屋子里一群人散得七七八八,就只剩下秦朗跟宁舒,这么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,宁舒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有些尴尬。

 秦朗大概是喝多了,身上一股子酒味,熏得人发晕。宁舒刚要伸手去解脸上蒙着的那方帕子,肩上一沉,就被着跌回了上。

 跟秦朗齿相抵待了那么小片刻,眼前霍地转亮。原来是秦朗伸手给他解了帕子。

 彼此四目相接,闻着秦朗身上的热度跟酒味,还有呼吸间的跟急,宁舒就觉得脸上有火辣辣的热意泛上来。

 他推了推秦朗:“起来吧,洗个澡再睡。”这么一动,秦朗明显呼吸一窒,嘴一张咬住宁舒的耳垂,喃喃道:“好香。”

 边说边沿着宁舒曲线优美的颈脖吻了下去。两人很快就裎相对了,屋子里灯光打得亮,宁舒知道这会儿再让秦朗去关灯,已经不太可能了。

 倒是上还有浓重的玫瑰花的余香,熏得他有些飘飘然的。秦朗伏在他身上折腾了那么许久,突然牵住宁舒的手,一直往下,抚上了他那个滚烫如铁的大家伙。宁舒被得浑身一颤。秦朗就跟着笑起来,下半身下去的同时,又一左一右捞起来宁舒细白修长的的腿弯,含着宁舒的舌喃喃问:“喜欢吗?”

 宁舒一脸羞赧地撇过脸去。秦朗闷声笑了下,就着站在边的姿势,一点点把自己了进去,然后一下一下折腾,边动边不依不饶地问宁舒,好不好,喜不喜欢。

 那样子,倒像是醉得不轻了。宁舒被他又是折腾,又是亲吻,如在云里雾里,一时间也不知道点头还是摇头,就只能含糊且破碎着呻

 秦朗手掌的炙热,呼吸间的热度,还有底下火烧火燎般撞击,都似化成了电一般,在宁舒周身窜来窜去,窜得宁舒身颤心颤,只觉得满身满心的幸福足。

 ‮夜午‬十二点的钟声敲响那一刻,屋外烟花漫天绽,像极了在宁舒乡下外公家那一晚。

 秦朗从百忙中探身上来,望着彼此握着的双手片刻后,低下头去吻了吻那对婚戒,一脸动情地贴着宁舒的耳说:お*萫“给咱们儿子再添个弟弟,嗯?”

 “一个还不够?”“越多越好。”“唔…”“好不好?”“唔,别闹。”这话刚说完,那只禽兽还真“胡闹”了起来,宁舒被得浑身直颤,到后来实在没办法,只好红着脸点了点头。

 秦朗满心的高兴,动情道:“我爱你,小宁。”宁舒像是被那份动情感染了,破天荒地搂住秦朗,也麻了一句:“我也爱你。”

 正巧窗外一朵红的礼花绽放,像是为了庆贺着这缘分一般,悬在空中,久久才不肯散去。

 【全文完】  M.ilRxS.cOM
上章 秦家有兽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