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秦家有兽 下章
第111章至第112章
秦家有兽 111。似是故人来

 宁舒心头一紧,搂着秦朗脖子的手也跟着紧了紧,这么放的话,估计他这辈子都说不出口了。

 视线开始晃,天鹅绒也跟着晃个不停,晃得人心头也跟着颤,宁舒半睁半闭着双眼一声声不受控制地轻轻哼了起来。

 ***宁舒身体养得差不多之后就开始照常上课了,虽然秦朗不见得有多同意。这一天课间休息那会儿,小齐凑宁舒耳边问:“病好全了?”

 “嗯。”宁舒点了点头,边飞似地抄着笔记边说“没事了。”“对了,王柯飞回来了,前天还专程跑学校见咱哥们来了。可惜就差你一个。”“是吗?”宁舒有些惊喜“那他什么时候走?”

 “就这两天吧。”正说着,短信传进来了,翻开一看,赶巧了,还就是王柯。短信内容玄乎:“身体好了?”宁舒第一反应是吃惊,想一想就明白过来,拱了拱小齐手臂,问:“你告诉王柯我生病了?”

 “你怎么知道?”宁舒把手机丢给小齐看,小齐挠了挠后脑勺,讪讪笑了,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,那头又有短信进来了,宁舒翻开一看,是这么一行字:“不关小齐的事。”

 这是怎么回事?难不成王柯有千里眼顺风耳?千里眼顺风耳显然是不可能的,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了。

 宁舒抬起头来,开始在教室里四下寻找,没找着人,然后往窗外瞥,这一瞧就看到了花园那颗老杏树下站着的人,四目相接下,王柯原本淡漠的双眼跟破冰湖水似地,看得人浑身暖洋洋的,甚至还很亲切地朝宁舒抬了抬手。

 宁舒正要伸手回应,趴窗户上的一群女生集体疯狂起来了。“天啊──他刚跟我挥手了!”“做你的梦吧,明明是在跟我打招呼!”“美得你!”这么七嘴八舌地争了通,花园里那人连人影也不见了,宁舒跟小齐也不在座位上了,找了个人少能讲话的地儿,小齐一见了人就笑着开玩笑:“行啊,柯子,魅力不减呢。

 知道我们班女生都堵窗户那儿集体围观了吧?”王柯就无所谓地撇了撇嘴,心情似乎也不错:“你也可以下去站上一回。”

 说完再不看小齐了,问宁舒“晚上有没有空?”宁舒想也没想就点头:“有。你难得回来,上次没能碰上,这回我们几个终于能好好聚聚了。”

 小齐挤过来凑热闹:“嗯。光吃饭哪带劲?咱哥几个一年难得见一回,怎么着都得玩个通宵吧。宁子,你可别想逃。”

 “小齐…”宁舒伤脑筋地喊他一声,小齐一副你别想逃的模样,倒是王柯说了句体贴的话:“小宁身体刚好,通宵就免了。”

 “唉唉,你俩能不能像个爷们样?我都不怕学校晚上查房,你们倒先扭捏起来了。宁子,你给个话。”话说到这份上,宁舒也不好再否决了,于是笑着点了点头,对王柯说:“没事,一晚上还吃得消。

 明天又是周末不用上课,就这么定了吧。”小齐一听乐开了,止不住嚷嚷:“我通知子杰,让他捎上女朋友,顺道也叫上王伟吧,那家伙喜欢凑热闹。”王柯听到“子杰”两个字的时候下意识皱了皱眉头,再一听到“女朋友”

 三个字,也不知怎么地就整个松快下来了,好在宁舒跟小齐也不是多观察入微的人,一点儿没注意到。

 晚饭是王柯这个翻洋归来之人掏的包,当然不会差,连鲍鱼跟鱼翅都上了,看得宁舒暗暗砸舌,有钱也不用这么烧啊。

 其余几个倒是一副甘之如饴的模样,沈子杰是儿不在意这些,就只管跟她小女朋友亲热了,小齐跟王伟只顾着大块朵颐了,另外俩哥们大兵跟七筒,那都是吃学校食堂吃到腻味难得出来开回荤的,就管不着这么多,倒是他们那几个女朋友有些矜持的样子,小口嘴嚼小口吃菜,看着一群男生吃成那样就一个劲抿着嘴偷笑。

 王柯坐宁舒左手边,看了眼沈子杰女朋友,难得朝对方笑着举了举杯:“恭喜了。”

 沈子杰有女朋友的事宁舒也是今天才知道,现在一样,倒真般配,男的温文尔雅,女的温柔秀丽,活一对璧人,于是也笑着举了举杯,说:“子杰,恭喜你们。”

 其余几个也不甘落于人后,纷纷开始道喜,整得跟沈子杰订婚宴似的。吃完饭,呼啦啦一群人打车去新世纪唱k,了女朋友的自然成了哥几个哄闹的对象。

 宁舒是跟时代节的那个,歌单上的歌翻过来翻过去没几首会哼的,最熟悉的也就过去那首唱遍大江南北的《忘情水》,还只会唱个高部分,又是个不会炒气氛的,于是就只静静坐着看大家闹腾。

 秦家有兽 112。还是追过来了

 宁舒是跟时代节的那个,歌单上的歌翻过来翻过去没几首会哼的,最熟悉的也就过去唱遍大江南北那首《忘情水》,还只会唱个高部分,又是个不会讲笑话扮丑炒气氛的,于是就只静静坐在一边看大家闹腾。

 好在一群人里头从来不缺麦霸,尤其是九筒跟大兵家俩丫头片子,刚开始见面的时候还觉得秀秀气气温温柔柔,结果一入了场,个顶个的活跃,点歌那都是以页为单位的,从最新最近的流行歌曲唱到诸如《青藏高原》之类的扯嗓金曲,要多元有多元,要质素有质素,一摞点下来,能吓死好几百个宁舒这样的音乐盲。

 宁舒就秉持着女士优先的原则,把话筒毫不留恋送出去了,然后那麦就再也没回来过。

 偶尔哪个哥们点了《忘情水》煽情一把,宁舒就跟着唱个高,顶多称得上是嗓音清澈,也没多大优点。

 唱完开始拼酒,几个哥们到底还有点人道主义精神,体谅宁舒是个久病初愈的,也不为难他,就拉着翻洋渡海回来那个起哄,王柯居然也好脾气地照单全收了,到后来甚至连宁舒非得喝的酒都挡了,显然在兴头上。

 唱到九点半那会儿,宁舒手机响了。一看来电显示是秦朗,不好不接。今天这饭局是一早就报备过的,不过没说明到几点,果然夺命追魂call就来了。

 房间里太吵,根本没法接电话,只能拿着手机出去。一到了外头摁下通话音,电话那头劈头盖脸就问:“在哪呢?一顿饭吃这么久?”

 “哦,朋友难得回来一趟,想好好聚聚,你要困就先睡吧。”电话那头好半晌的沉默,过了一会儿,秦朗还是那句:“到底在哪?怎么这么吵?”

 背景音实在太大,宁舒也只能招了:“在唱k。”“哪家?”“好像叫…新世纪。”

 “那儿啊,还不错。准备唱到几点回来?”听语气不无怨念,甚至还是按捺又按捺的。宁舒舌头开始打结了,该怎么说明可能需要通宵?尤其还是“病”刚好没多久。

 秦朗听他吐吐的语气,也猜出个大概了,隔着电话又沉默了十多秒,说了句“知道了”然后就直接挂了电话,口气淡淡的,也听不出来究竟有没有生气。

 生气不生气还在其次,因为不到半小时,宁舒那手机又响了,接起来一听,还是秦朗:“让你朋友都上来。”

 什么情况?宁舒有些懵。不过还没等他那脑子转过弯来,服务生已经满面笑容地了上来:“请问是宁先生吗?”

 “我是。”“8楼vip套房秦先生吩咐带您跟您的朋友换到楼上包间去。”

 唱得好好的突然要换房间,宁舒还真怕他这一帮哥们不乐意。不过几个小丫头一听说有免费的vip套房,整个腾开了,一点儿也没有转站阵地的不痛快。

 其实王柯原本是打算订vip包间的,可惜这回是集体掏包,就十来个人,包个vip房实在不怎么划算,现在这中包就刚刚好,何况挤挤还热闹些,一晚上的花费平均摊到每个人身上,也不至于让诸如小齐宁舒之类的感到痛。

 于是本着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,沈子杰跟王柯还有王伟的那点建议就被彻底否决在了摇篮里。

 结果,呼啦啦一群人上了八楼一看,个个后悔得不得了。还是那句老话,一分价钱一分货,明码标价的东西,价钱起码差一个零,档次肯定是不一样的,外行点讲,至少比比电视屏幕大小跟点唱机个数,就让人觉得有天渊之别的距离,更别说中间那个可以十多对人的舞池,那镶金似的装潢,还有转角那儿一排超显排场的酒架了。

 进去的时候,沙发上已经三三两两坐了几个人,除了哥仨,居然还有上次来过他们家的国际友人佐藤里慧跟云子墨。这可不得了了。宁舒还没来得及介绍,大兵跟九筒俩小女朋友就疯似地叫了起来,于是那场面就显得异常混乱。

 一圈介绍下来,宁舒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憋晕过去。好在都是一群会玩且不拘小节的家伙,很快就融入了气氛,各归各位地闹腾,唱歌的唱歌,拼酒的拼酒,吃东西的吃东西。

 很可怜的,宁舒就是那种ktv也疯不起来的人种。好在还有个云子墨陪着,不过这也不能同而语,毕竟人云子墨那明星脸在那儿摆着。

 何况一开口就声似天籁,听得那几个丫头片子如痴如醉,在楼下的时候还一个个争着当麦霸,这会儿要多乖顺有多乖顺,就两手托腮小学生似地听着。

 男朋友说话也不理,男朋友声音但凡高一点点,都得被掐着胳膊小声回去,整个小粉丝的盲目崇拜。

 事实上,云子墨倒也不算大红大紫,可不知怎么的,这么近距离一接触,就是有种“致命魅力”教人移不开眼,惹得九筒跟大兵那俩小女朋友大大感叹:人比人,果然气死人啊。

 就九筒跟大兵那样的,给人提鞋都不配!于是几个大男人就只能“借酒消愁”

 了,左右都是免费,不喝白不喝。那边王伟带着哥几个不停闹酒,偶尔也来秦朗他们这边敬一杯,不过哥几个喝的显然跟他们不大一样,大兵他们是啤酒,这边可是正宗的人头马。

 宁舒坐着跟云子墨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,聊了一会儿,彼此那好感堪比火箭上天似地往上窜。

 正聊得兴起,边上荣小爷高亢嘹亮的嘶吼声透过麦克风从音响喇叭里传了过来:“啊──sakura(樱花)──啊──sakura──啊──”

 一屋子加起来十七八个人,各个都想过去踹他一脚,唯独“不男不女那家伙”

 听得非常入,还面带怡人微笑,真是神了仙了。这么让荣小爷折磨大家的耳朵可不是办法,于是王伟跳出来,涎着脸皮提了个建议。

 他是这么说的:“荣哥,咱别唱了,玩点刺的成不?”  M.iLRxS.com
上章 秦家有兽 下章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