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秦家有兽 下章
第99章至第100章
秦家有兽 第九十九章 扯谎不眨眼

 刚好秦朗一个人在楼上待不住了“啪嗒啪嗒”拖了拖鞋下来,听了句话尾巴,一边喝水一边问:“什么亲不亲的?说什么呢?”

 宁舒跟林嫂齐齐回一句没事,那情形看得秦朗有些懵。怎么回事?难不成这俩人凑一块儿在说他坏话?这可不行,不过客厅这一股猪子还真不是普通的难闻。

 秦朗又灌了口水,然后拿着水杯过去,往宁舒身边一躺,手自然而然就圈在了宁舒上。

 看了眼林嫂手里的东西,撇了撇嘴:“您老就不能歇歇?整天给那小子织这织那?还嫌他衣服不够多?”

 这话可真不中听,宁舒不无埋怨地横他一眼,秦朗就乖乖闭嘴了,林嫂一个劲抿着嘴偷笑,笑完看一眼秦朗,语气有些埋怨:“小宁身体不好,你这几天可得当心着点。”

 有什么好当心的?反正就是在家里休息,连饭都不用烧,孩子也被老爷子接过去别墅那边了。

 宁舒没听懂,秦朗却恶恶地笑了:“您老放心呗,我心里有数。”一看他那表情,宁舒也明白过来了,脸上热辣辣的,林嫂似乎还嫌他不够窘迫,又补了句“以后也要当心,小少爷是破腹产,没个两三年可不行。

 实在没辙,让姜医师出剂药吃着,总好过再吃苦头,老往医院跑,太伤元气了。年轻的时候不觉得,以后可有苦头吃。”话说得倒也隐晦,秦朗也没大听明白:“什么药?”

 林嫂笑了,说:“多大的人了,连这都不明白?回头你自己去跟姜医师说,就把我刚刚讲过的说给他听,他听得懂。”

 说完凑到秦朗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,秦朗听完双眼就眯了起来。配个中药方子是不错,不过喝药到底伤胃,秦朗一脸恶地摩挲着宁舒在外面那截脖子,扬声说:“没事,我们知道该怎么避孕。这次嘛,也就是意外。”宁舒到现在再听不明白,那真是傻了。

 下面的话他还真听不下去了,于是起身,上楼休息。请的是半个月的假,日子原本过得顺风顺水,可惜还是那句老话,天有不测风云。

 宁舒那会儿正抱着秦宁在地毯上玩玩具车,门铃叮咚叮咚响了。结果,门一开,看到门外站着那人,脸唰地一下白成了一张纸。来的人,居然是宁妈。问题是,宁妈怎么就找到这儿来了?宁舒整个人都是僵的,一颗心跟要跳出腔似的。

 这么僵持了十几秒,还是宁妈先开的口:“妈听说你病了,还请了半个月的假。不放心,所以背着你爸来瞧瞧你。脸色怎么差成这样?是不是刀口又发炎了?”

 “妈…我…”吐吐的样子一看就有猫腻。隔了好半天,才想起来要把老太太让进屋来。宁妈在换鞋,宁舒脑子就跟被谁捶了似的,嗡嗡直响,也不知道他妈待会儿见了孩子,会是什么反应。

 好巧不巧,秦朗刚好拿着个瓶从厨房出来,在客厅找不到宁舒,扬声喊:“小宁,去哪了?儿子的粉冲好了,怎么喂?”

 宁舒那会儿连死的心都有了。宁妈眼睛里头的震惊一重重往外漫,他不是瞧不见。

 “小宁,怎么回事?”“妈…”秦朗听到动静,出来看情况,看到宁妈,也被惊着了,不过总算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,立马开口亲亲热热地喊了声妈,喊得宁妈应也不是,不应也不是。

 宁妈到底比宁爸好糊弄太多了,秦朗这人,平里虽然是一副氓混账样子,到了长辈面前,倒能装得不得了,喊人喊得也亲热,服务也周到,又是端茶倒水,又是甜品水果,不是普通的会哄人。

 上回能入宁舒他外公外婆的眼,不是没有道理。宁妈很快就平静下来了,扫了眼这屋子里头的装潢,后知后觉地睁了睁眼,跟久在黑暗中的人突然看到阳光似的,整个不习惯。秦朗全然的“虔诚”让宋家丫头把秦宁抱进婴儿房,中规中矩地坐宁妈对面的沙发上,回头对林嫂说:“林嫂,今天不在家做饭,咱们出去吃。”

 林嫂大概也瞧出苗头来了,痛痛快快地应了声好,把削好的苹果洗好的葡萄一样样往茶几上摆,还一个劲劝宁妈别客气,甭提多热情。

 宁妈这会儿已经缓过神来,看了眼宁舒跟秦朗,又往婴儿房那边扫了眼,问:“那孩子是…?”

 这话明显是在跟秦朗说,秦朗把宁舒一脸紧张的神色看在眼里,想了想,笑了:“哦,忘了跟您说,是我姐的孩子,认了我当干爸。”

 这谎撒得有够烂的,先不论他有没有姐姐,就算有,待会儿问起孩子的名字,说姓秦,又该怎么解释?

 秦朗似乎一点儿也不觉得他这谎撒得有多不靠谱,继续忽悠:“您也知道,家里要忙的生意太多,我姐又是个工作狂,一时半会儿也顾不上孩子。

 这不,小宁喜欢孩子,就丢我们这儿来了。”宁妈居然就真的相信了,一本正经地对宁舒说:“那你要小心点,别给人孩子摔伤了。”

 老太太说完,氓很不要脸地扯着嘴角笑了:“妈您放心,小宁很聪明,什么东西一学就上手,摔不着那小子。

 何况,孩子也认了他当干爸,比我都亲。”真是越说越不靠谱,宁舒忍无可忍了,在茶几遮挡下,狠狠一脚踩上氓的脚背。

 秦家有兽 第一百章 你要怎么补偿我?

 嗯?老太太说完,氓很不要脸地扯着嘴角笑了:“妈您放心,小宁很聪明,什么东西一学就上手,摔不着那小子。

 何况,孩子也认了他当干爸,比我都亲。”真是越说越不靠谱,宁舒忍无可忍了,在茶几遮挡下,狠狠一脚踩上氓的脚背。

 宁舒一脚下去,秦朗非常夸张地嗷了声。宁妈也觉察出茶几底下的猫腻来了,看一眼秦朗,然后朝宁舒摇了摇头:“小宁。”神色是严肃的。宁爸从小奉行“没有规矩不成方圆”的铁血政策,宁舒在那样的家庭氛围熏陶下,一向习惯了唯二老命令是从,宁妈一表态,他就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把脚收了回来。

 好孩子就是这点不错,有组织有纪律,秦朗一脸得逞地背对着宁妈朝宁舒挑了挑眉毛,有够不要脸。

 面向宁妈的时候,又成了标准准的五四好青年,态度是非常虔诚的:“妈,索您已经来了,要不就在这儿待几天?我带您在城里逛逛。”

 “这…”宁妈有些犹疑,看向宁舒“你爸一个人在家,我怕他不习惯。”

 秦朗笑了:“这样才会明白您在身边的日子过得有多舒坦嘛。您别犹豫了,就这么办吧。反正家里房间多,您要是实在不放心咱爸,我去把他给接来。”

 这还得了?宁妈忙不迭摇头,就宁爸那脾气,见了秦朗,还不得抡起铁锹打断他骨头?

 宁舒非常坚决地拒绝:“你别添乱。”口气跟训秦宁没差。秦朗一点儿也不觉得削面子,反而讨好地冲他一笑,说:“我就是随口一说,也是想把咱妈留下来。”

 这话说得倒也中肯,宁舒这回总算买了他的账,对宁妈说:“爸一个人在家,确实不让人放心。要不这样,让二叔去市里陪陪他?”这点子不错,宁妈还是很想念儿子的,偏偏他们家那位“战斗机”

 一点儿也没有松口的意思。她这回好不容易来一趟城里,就这么急匆匆赶回去,下回见到宁舒又不知道是何年马月了?

 宁妈不舍得,于是斟酌再斟酌,犹疑再犹疑,终归还是点了点头。她一点头,宁舒就更高兴了,宁舒高兴了,氓自然也开心。

 于是赶紧让林嫂收拾客房,接丈母娘入住东宫,后来看林嫂实在忙不过来,干脆亲自动手,甭提多殷勤,看得林嫂连连偷笑,宁舒是一脸无语。

 这就是个典型的形式主义者,平时在家连废纸都懒得往纸篓里扔,这会儿居然像模像样地干起家务来了,他是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果然,小杜子预言得没差,秦朗这混账王八蛋到了老丈人跟丈母娘面前,就只有乖乖装孙子的份。本来嘛,革命还未成功,再不好好表现,什么时候才能有名正言顺登堂入室那一天呢?

 在这一点上,氓是非常务实的。宁舒坐沙发上,一边看秦朗给林嫂添乱,一边陪宁妈闲聊。宁妈把秦朗的“殷勤劲”看在眼里,拉着宁舒的手笑得一脸感怀:“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,妈也不图什么,就希望你能过得好。

 小秦…那孩子看着像个实在的,可到底家世跟我们不一样,所以生活里能相互迁就着点就要迁就,过日子跟谈恋爱可不一样,明白吗?”

 秦朗是个实在人?宁舒满脸黑线,不过宁妈能这么理解,他是真的感动,于是搂了搂他妈的胳膊,笑着说:“好,我都听您的。”

 “当然,书还是要好好念。人家里有钱那是人家的,跟咱们没关系。我跟你爸也不一定要你养活,你就好好上学,将来找份体面的工作,就算给你爸争气了。”

 “行,这个你跟我爸都不用担心。上学期的补考成绩出来了,我是全系第一。”

 “第一”这个名次对于宁妈而言,实在很具有振奋力,从进门到现在,老太太就还没停止过皱眉头,这会儿一听说宁舒取得了这么优异的成绩,脸上就笑开了,看着她儿子的眼神不无赞赏,一叠连感叹:“这就好,这就好。爸妈就盼着你能上进。妈知道,我家宁子啊,肯定得有出息。”宁舒就一个劲点头,这么傻傻对了良久,娘俩就相顾笑了。

 “对了,小秦他爸…现在是个什么态度?有没有…为难你们?”“没事。你别心,秦朗他爸很开明,没为难我们。”至于那个让老爷子突然变得开明的理由,这会儿是打死他也不会说的。

 不得把他妈吓晕过去?这么聊完一茬感叹一茬,娘俩越发说个没完。秦朗窝客房里,把客厅里的状况看在眼里,眯着眼问林嫂:“您老帮我分析分析,眼下我这算不算革命成功一半了?”

 林嫂抿嘴一笑:“放心,亲家还是很明理的,不会碍着你们什么?”想了想,又问“咱们家小少爷的事,是不是还没能明说?”“嗯,这事以后再找机会说吧。实在不行,就说是领养的呗。”

 林嫂忍不住噗嗤一笑,笑完神色也郑重起来了:“你啊,还是老爷说的那样,脚踏实地一点儿,别给人小宁添堵,生个孩子不容易。还有啊,领养这话可不许胡说,小少爷可是咱们家长子嫡孙!”

 “行行行,是长子嫡孙没错。”说完还调皮地朝老太太眨了眨眼,整个活回去了。午饭是在外面吃的,去的肯定是再高档不过的地方,唬得老太太一愣一愣,回头跟宁舒开玩笑说,直以为自己进了皇宫。

 当然,她这形容也不错,人就叫王府宾馆。吃晚饭带老太太去买衣服,宁舒没敢把他妈往步行街那块带,就秦朗那花钱如水的手笔,他是真吃不消。

 于是找了个批发市场,领着他妈边逛边淘,秦朗就跟在后面拎东西,不过他那一身行头干这活,是个人看了,都会生出点暴殄天物的感觉来。

 战果不差,淘回来两套睡衣一件外套外加一件开穿的“羊绒”衣,这么四件衣服加一块,才不过百来块。宁妈觉得很实惠,也相当满意,钱是宁舒付的。

 这么一点半点,老太太也没跟儿子客套,于是大手一挥,给秦宁又买了套红火火的线外套跟一套喜羊羊的棉外套,回家给孩子套上,人人都夸好看。

 晚饭是在家吃的,宁妈跟林嫂下厨,宁舒跟秦朗两个人看孩子。乘着老太太在厨房忙,宁舒抱着秦宁坐沙发上,抱歉地冲沙发对面的秦朗笑了笑,问:“逛了半天,又拎那么多东西,累了吧?”

 秦朗一见他那样子,两只眼睛就眯起来了,笑得一脸下

 “你说呢?想怎么补偿我?”  m.ILrXs.Com
上章 秦家有兽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