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秦家有兽 下章
第81章至第82章
秦家有兽 第八十一章 看到苗头的

 荣奕翘着嘴角吐了口眼圈,一脸的不以为然。

 秦朗屈指敲了敲手边那份资料:“怎么个油盐不进法?”“该用的招数都用了。”杜宣眼神有些锐利“看来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,有个心理准备吧。”

 荣小爷很不给面子地冷冷一哼:“佐藤里慧?一个大男人,取了个比女人还女人的名字,你说这小日本是不是有病?”“唉…别这么刻薄。”杜宣嘴上这么说,嘴角却已经笑出了一个弯曲的纹路。

 秦朗也跟着笑了,给自己又倒了杯le pin,晃了晃,再闻一闻,然后一口饮尽:“我倒要看看,这是号多厉害的人物。”

 荣奕夸张地扬声一笑,胃口也被吊起来了。然而,荣奕他们万万没料到,这该死的小日本,一点儿也不像传统日本男人那样五短,反而是个非常出色的人物。

 一米八多的身高,比哥仨不遑多让,气质相当出众,尤其是那双眼睛,很沈很深,透着商海沉浮的精明跟!胜气势。不容小觑。人一现身,秦朗的双眼就眯起来了。这个姓佐藤的家伙,似乎在哪里见过。不过他那锐利的眼神也就闪了一瞬,很快就掩饰了起来,像模像样地伸出手去:“会!,!sang。”

 (幸会,佐藤先生)他早年在日本生活过一段时间,所以能说一口流利的语,这次为了谈判,还戴了副眼镜,完全没了平里那副二世祖的乖张样,活一个精明能干的商人。

 佐藤里慧掩在镜片后的双眼一眯,然后礼貌地伸出手来,说了句相当流利的中文:“幸会,秦sang比我想象得年轻许多。这次远道而来,辛苦了。”笑容完美得体,眼睛里有不动声的打量跟探究,但这样的探究是有分寸的,并不显得唐突。

 荣小爷两手袋里,凑到杜宣耳边咬了句耳朵:“这就是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?”

 杜宣但笑不语,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小日本,他好像在哪儿见过。寒暄一番后,正要开口说正事,外头又有人进来了。那人一进来,秦朗明显一愣,杜宣是若有所思地呷了口茶。

 原来,是这个跳蚤在从中作梗。***补考顺顺利利地结束,宁舒很开心。

 成绩当天下午就出来了,好得出乎所有人意料。系主任拿着成绩单在班上宣布结果的时候,那一脸与有荣焉的兴奋神采跟光芒是挡也挡不住的。

 结果非常戏剧化,居然让个请了半学期假,一堂课没听的人,摘去了系第一的桂冠,更神奇的是,只差了一分就满分了。

 这么一来,电子工程系出了个天才型人物的消息,就跟旋风似地刮了起来,刮到宁舒自己耳朵里那会儿,宁舒正跟小齐在学校食堂吃午饭。

 套用秦朗的话,他这人就是个死读书的,韧劲有余,灵动不足。然而,现如今他却成了学校名人里的名人,名号那是响当当的,眼瞅着就能把黑白两号王子沈子杰跟王柯的风头盖过去,拉风得不得了。

 要不人人都说,人怕出名,猪怕壮。宁舒过去是个小透明,不明白出名的痛苦,现如今到了这个位置,才渐渐开始明白沈子杰王柯的苦楚。被一票“粉丝”围着观光的感觉其实完全没有表面看起来风光,甚至连上个厕所都不能安生,电子工程系小天才的名号在那儿摆着,人人都想争着抢着上来瞻仰一下荣光。

 问题是,上个厕所都能被人盯梢,这是不是也太夸张了点?就算是天才,也是人不是?天才上厕所,就真的这么与众不同吗?宁舒在这种困顿不堪的日子,渐渐开始受不了了,好在沈子杰搭了把援手。

 沈子杰只笑着跟学生会的干事们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这往后呢,学校的风气,还是要好好导一导。

 一定程度的个人崇拜还是好的,但不能超过应有的度。事情一旦过了头,好事就很容易演变成坏事,不能以为大家一时的喜好,给个别同学的生活学习造成困难。你们说,是不是?”这番话说得真有机关老干部的范,干事们齐齐鼓掌。

 事实证明,窝里也是能飞出金凤凰的。沈会长,就是他们技校的希望跟表率!对于沈子杰的“仗义相助”宁舒是相当感激的,经过了节那次,再加上这次的事,他心里头一点疙瘩也跟消肿似地消失殆尽了,甚至还有些“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”的愧疚。 于是下课后逮住沈子杰,很诚恳地道谢。沈子杰倒是一副很谦虚的模样,还很抱歉地笑了笑:“没事,之前确实是我玩笑开过了,不怪你误会,应该我先跟你道歉才是。”

 这可真是个有品格有教养又仗义的好哥们,宁舒深深感慨,往后说什么也不能往歪里想了。

 秦家有兽 第八十二章 情就是这么产生的

 进来的居然是高泽成!那个老氓!秦朗一张脸瞬间冷了下来,眼睛里头的锋芒完全不加掩饰,只看杂碎似地扫了眼高泽成,然后直直望向对面那个男人。

 “这是什么意思?佐藤先生?”这一声佐藤先生,可跟先前那礼貌得体的称呼完全不一样。

 佐藤里慧双目微睐,一眼也不看高泽成,笑了笑:“秦sang是聪明人,有些话应该不用我挑明了吧。

 这个人,还要秦sang给个面子,高抬贵手留他一命。这事要是成了,合作的事,也就是点个头而已。”

 他一脸气定神闲的模样,似乎也不觉得提的要求有多过分,纯粹得像是在做一笔再普通不过的买卖。

 价码桌上,只有钱货两讫的道理,这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。秦朗冷冷一笑:对方葫芦里究竟卖了什么药,他也不是吃不准。

 问题是,这口恶气,让他怎么得下?!姓高的老王八蛋,可是差点动了他的人!

 荣奕先忍不住了,手一掷,咚一声把酒杯撂茶几上:“怎么?贵公司这是不想跟我们合作了?没诚意早说,老子忙得很,没空陪你们玩太极!”

 在荣小爷的人生里,就只有他撒野的份儿,哪有别人说话的地儿?这不男不女的家伙,算是踩他雷区了。高泽成他是认得的,上回宁舒就差点栽这老乌手上。

 宁舒是谁,那可是他哥们的人!荣小爷这人一向胳膊肘往里拐,哪里得下这口恶气,私下里没少找高成泽麻烦。后来动静闹大了,捅到老爷子那儿,老乌被老爷子下了追杀令,他这头才消停些。

 眼下,老氓竟然躲到了小日本的地盘上,瞧阵势,这姓佐藤的“人妖”似乎还想保这老东西一命。呵…异想天开!敢动他哥们的人,就得做好随时抹脖子的打算!荣小爷狠话一放,眼瞅着局势就有些收不住了。

 屋子里很静,秦朗不说话,杜宣从头至尾就没吭过声,只端着茶在喝,很悠闲的模样。

 佐藤里慧也不恼,眼神有意无意在荣小爷身上扫了个来回,眯着眼笑得很含蓄:“秦sang,在商言商,这个道理,我想大家都明白。

 高先生一度犯下过错,但归到底也是误会作祟。秦sang远来是客,我无意冒犯。所以…”高泽成一脸恭敬地把文件搁茶几上,佐藤里慧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,把文件推过来:“这次合作的细则,都拟在里面了,希望能让三位满意。”

 他这话是对着秦朗身边的杜宣说的,杜宣笑着啜了口茶,没接他话,荣奕爷似地哼了哼,谱摆得够大,摆明了不吃这一套。

 气氛有些僵硬,过了好一会儿,杜宣轻轻一笑,把合同拿起来,虽然只是象征地翻看,佐藤里慧却笑了,这次没再废话,而是单刀直入:“我愿意再出让10%的利润。”

 10%在现在看来,其实也算不上多丰厚,可十年之后会怎么样,那就没法下定论了。秦朗眯着眼吐了口烟圈,抖一抖烟灰,语义耐人寻味:“你确定,这买卖找对人了?”

 “作为商人,我自认为眼光还不算太差。当然,我更相信,倘若换了秦老先生,应该不会拒绝我的好意。毕竟,我们都不是慈善家。”

 好家伙!居然拿老爷子当威胁!荣奕一口白牙磨得“咯!”响,秦朗也好不到哪里,不过面上倒装得深沉。荣小爷没他“虚荣”一直肠子通到底,向来想什么就干,天不怕地不怕,这不男不女的东西敢在他太岁头上动土,那就是找死。

 于是想也不想,作势要扔了合同走人,却被杜宣拦下了。杜宣优雅一笑,说:“既然贵公司盛意拳拳,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

 高先生的事,既然是个误会,就没什么可担心的。”荣奕整个懵了。事后,荣奕一脸不快地质问杜宣,杜宣眯着眼靠在沙发上吐了口烟圈:“我答应他什么了?就姓高的那德行,我们不动他,不代表别人会放过他。

 这人在河边走得久了,难免会有鞋的时候。阿朗,我劝你还是以大局为重,这个项目下不来,往后很多事都没法干。

 姓高的充其量就只是个小喽罗,你要是实在看他不顺眼,我还认识几个黑的,手脚干净利落,只是一句话的事。”

 秦朗没吭声,过了好久,问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:“杜,你怎么看佐藤里慧。”杜宣眯着眼睛了口烟,勾了勾嘴角,慢慢吐出四个字:“与虎谋皮。”

 眼角的视线里扫一眼脸臭得跟大便似的荣奕,杜宣只淡淡一笑,拍了拍他的肩,语气不失郑重:“别惹他,那不是你能算计的人。”

 可惜,荣小爷初生牛犊不怕虎。  M.iLRxS.com
上章 秦家有兽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