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秦家有兽 下章
第47章至第48章
秦家有兽 第四十七章

 忙了一个月,暑假不知不觉就一天天过去了。快七个月的肚子已经有些行动不便,学校肯定不能去,只能请了一个学期的假。

 宁舒原本只想请四个月,可惜假是秦朗替他请的,六个月就六个月,没得商量!两个新项目都已经上了轨道,老爷子满意,很大方地放了禽售一天假。

 习惯了早起的生物钟,这天一大早,秦朗还是早早醒了,他一醒宁舒也跟着睁了眼。

 同共枕的结果就是,连生物钟都能调整到一个同步状态。难得一天不用上班,秦朗赖着不肯动,连带着也拉了宁舒不让他动。

 “该起来了。”“这么早起来干嘛?再躺会儿!”“我今天约了人见面,再不起会迟到。”“什么人早上七点来敲门?烦不烦!”他会信才怪!

 “你爸帮我约的一个前辈,是业界的权威,不好让人等。”

 权威个!权威又怎么样?有他会赚钱吗?有他吃得开吗?秦朗眼睛里头的轻视,在宁舒看来,还真不是普通的刺眼:“你不要总是瞧不起人。”

 切!他哪里是瞧不起人,是瞧不见好不好!敢破坏他完美的假计划,老头子固然有嫌疑,那个什么权威也逃不了干系!不怪他怪谁?

 赖了半个小时,到底憋不过生理反应,只能起去上厕所。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,上已经没了宁舒的身影,秦朗恨得直磨牙,随便扯过条长套上下楼去。

 下了楼,客厅居然没人,于是往书房跑,果不其然,所有人都在。宁舒就坐在老爷子下首的沙发上,对面坐着那人,居然是他们公司的法律顾问明叔。

 明叔今年五十有四,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应该也帅过一把。当年跟着老爷子一块儿打江山的时候,还是个到傻的菜鸟,果然是岁月赋予了人内涵跟深度,几缕白发一添,那气质就是不一样,眼睛里头跟蒙了层纱似的,只见深沉,不见锋芒。

 书香门第可秦朗比谁都清楚,除了老爷子,这一位恐怕才是他们“盛业”最难的厉害角色,要么不出招,一出招就致命,跟老爷子称兄道弟的时候排名老二,因此在道上有个响当当的名号…鬼二。

 这些事要是告诉宁舒,宁舒铁定不信。他就是那种典型看人只看表面一层的人,第一印象尤其重要,凭感觉想当然,专爱给形形的人贴标签,还固执得可以,一旦给谁贴上标签,十有八九一辈子都揭不了。老爷子怎么会想起来把“盛业”的开国功勋招来给宁舒当家庭教师?会不会太劳师动众了点?来的是明叔,秦朗心里头那点抱怨也不敢发作了。

 他从小就没有妈妈,几乎是明叔看着长大的,对他比对老爷子都贴心。

 “难得放假,怎么不多睡会儿?”明叔的笑容很和蔼,那是一种千帆过尽的淡定跟从容,由不得人不佩服。

 秦朗一改往日的混账样,装得要多孝顺多有孝顺:“小舅您在这儿,我怎么还能睡着不起来?”

 老爷子这会儿也停下了说话,朝秦朗看过来,看到儿子衣服也没一件的混账样子,不自觉皱起了眉头:“连衣服也不穿,像什么样子!”

 没人敢说话,却是明叔笑了:“算了,年轻嘛,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,我们从前不也是这样?别怪他。”

 秦朗不混球的样子,其实跟这位明叔多少有点相似。宁舒不了解秦家内情,把他俩的相似看在眼里,又听秦朗喊明叔舅舅,直以为秦朗长得像他妈。

 秦朗挨着宁舒坐下,特体贴地问:“您身体刚好,怎么不在家歇着?”“老毛病了,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怎么,嫌我老啊?”

 “哪能呢?您可千万别跟我开玩笑,我怕被人揍。”秦朗很少有这样一副孝顺儿子的模样,说实话,宁舒跟在处了这么久,他这模样还真一次没见过,不惊奇那是假的。

 更诡异的是,平里老爷子哪天不是绷着一张脸,跟块冰似的,不曾想,冰川居然也有融化的时刻,可见这位明叔的面子果然很大,居然能把秦家父子治得服服帖帖,这可不是普通的能耐。

 过了没多久,林嫂送茶进来,给老爷子的是他平常最爱喝的太平猴魁,给明叔的却是一杯温牛。明叔一脸的哭笑不得:“怎么又是牛?”林嫂笑得很亲昵:“您那胃刚好点,还是少喝点茶吧。”

 老爷子平常从不管这些细枝末节的事,这回居然也笑着应和了一句:“是该这样。小林,到底你细心。”

 “二老爷的事,我们怎么能不上心呢?何况老爷一早叮嘱过呢。”或许是错觉,总觉得林嫂这最后一句话刚出口,明叔眼睛里头的光彩就变得更加柔和起来。

 秦家有兽 第四十八章

 “小林,给少爷拿件衬衫来,虽说年纪轻底子好,可也不能太大意了。”

 这话如果从老爷子说出来,秦朗肯定不掰,然而换了明叔,居然就乖乖照办了。眼前这一幕在宁舒看来,还真有点一家子的感觉,怎么看怎么觉得两位长辈关系不简单。

 这个想法刚一滋生,就被生生掐断了。为着有这样不厚道的想法,宁舒在心里把自己狠狠鄙视了一通。

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,这么喜欢捕风捉影了?对面坐着的可是业内德高望重的前辈,跟老爷子又有八拜之,跟秦朗亲近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?

 宁舒静静坐着发愣的时候,明叔的视线已经投了过来,那眼神很和蔼也很亲切,带着一种怪异的长辈般似有若无的审视:“听小朗说,你在学校念的是电子工程,怎么有兴趣涉猎法律这一块?是感兴趣吗?”

 宁舒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,照实说:“考大学的时候本科报的是法律专业,后来…家里出了点状况,就没能读成。”

 “哦,是这么回事,看来是真的想学。”明叔眼中有感怀的欣慰跟难掩的欣赏,宁舒脸微微红了,被夸奖得有些手足无措,更何况还是这样的老前辈。

 秦朗这人向来没什么顾忌,这会儿当着老爷子跟明叔的面,照样把手搭宁舒身后的椅背上,看宁舒脸红了,还情不自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肩,宁舒就更加不自在了。

 明叔脸上有着过来人了然的笑意,视线在宁舒小腹那块轻轻一扫,宁舒大窘,明叔的笑容越发温和滋润起来:书香门第“有兴趣就好,下午会有人把书送上门,明天开始上课,有空先把那本法学基础翻一翻,也好做到心里有数。”

 “好,麻烦您了。我会看的,您放心。”明叔更加满意,他说什么,宁舒这会儿都是一千一万个同意,机会得来不易,一分一毫也不能浪费。

 可是秦朗不高兴,坐直了一脸不地问:“时间还长,用得着这么赶吗?”

 老爷子先前一直脸带微笑在喝茶,知子莫若父,这会儿一看秦朗那模样,就大概猜到这混帐东西在想什么了,咚一声把茶杯搁茶几上:お稥“你这什么态度?”

 明叔手一伸示意老爷子稍安勿躁,眼睛里头闪过一轮湛的光芒,笑容里大有当年在道上混的时候那份精明劲:“怎么了?”

 秦朗扬了扬眉毛,一脸桀骜的乖张模样:“太赶了,晚两天呗。”他这混账态度立马惹了老爷子:“这事也是你能管的?”

 “我的人,当然归我管。”这话一说,老爷子气得差点要拍桌子,好在明叔适时开了口:“没事,他想说什么就让他说。”

 说完看向秦朗,笑得很有意思“阿朗,这事也不是你说了算,我们问问小宁。”众人的视线再次投向了宁舒,宁舒就很实诚地说:“没关系,我随时都有空。”

 直木果然是直木,一点儿也拐不了弯。秦朗眉心直耸,脸绷得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,老天是不是嫌他头二十多年活得太滋润,专门派个人来收拾他?  m.iLrxS.com
上章 秦家有兽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