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秦家有兽 下章
第41章至第42章
秦家有兽 第四十一章

 一个礼拜后,能逛的地儿都逛完了,宁爸宁妈非常尽兴,而该瞒着的事也没穿帮,宁舒高兴之余,也松了老大一口气。

 星期五一大早,送二老去车站,宁爸宁妈欢迎喜喜地来,满载而归地走,没出一点纰漏,可谓皆大欢喜。可惜世上有这么一句话,叫人算不如天算,人倒霉起来,喝凉水都能

 宁舒事后想想,如果那天没把手机落宁妈口袋里,又或者秦朗没在他离开那一小会打电话过来,也没说那些要人命混账的话,事情会不会就没现在这么糟糕。

 宁爸躺医院病上,着氧气管,人还没醒,宁妈守病边,双眼通红,这会儿已经没眼泪了,整个人看起来老了一圈。

 宁舒笔站门口,一动不动,跟木桩似的,秦朗心疼了,牵着他的手想拉他走,可也要拉得动才行。

 宁舒这人真要倔起来,八匹马也拉不回来。秦朗没辙,愤愤一脚踹墙砖上,正巧李医师打那儿经过,扫了眼俩人的情形,心中有数了,装模作样地咳了咳,一脸严肃:“这是干嘛?我们医院惹你了?”

 说完再不看秦朗,同情地望一眼宁舒:“回去吧,你爸没事,不出意外,明天就能醒。”“我在这守着。”“你守着有什么用?我们医院多的是心内科专家。

 走走走,人多反而不利于病人静养。”宁舒向来敬重权威人士,李医师是国手,由不得他不服从,李医师见他犹豫了,再接再厉:“这里是贵宾区,有专业人员看护,医生会定点查房,三餐也会按时送过来,你不用担心。

 至于你妈,有医生跟护士看着,出不了什么事,再说你留下来也派不上大用场,先回去吧。”

 宁舒有些犹豫,李医师乘热打铁,继续劝:“你要是实在不放心,留个手机号给我,一有什么问题,我也好马上通知你。

 你啊,别仗着年轻,就动不动拿身体开玩笑,我们医院不差你一个上门客,快走快走。”

 这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宁舒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松动,秦朗瞅准了时机,感激地瞅了眼姓李的蒙古大夫,拉了人就走。

 倒是李医师一副见怪不怪的神佛模样,占了秦家太子爷的人情,总会在住院费跟手术费上璀璨地体现一把,这个冤大头宰得很值,也宰得很心安理得。

 虽说医者父母心,志在济世救人,可医生也是人,也要吃饭讨生活不是?像秦家太子爷这样的人物,不宰他宰谁呢?

 李医师弹了弹白大褂的领子,笑得一脸狐狸相。宁舒满心都是心事,回去也睡不着,就躺上翻来覆去地烦恼,秦朗看他那样,又急又心疼,摸了摸他的额头,语气无奈:“你也傻,就不会把事情推我身上?”

 宁舒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,隔好半天才蹦出了一句:“他们是气我,做了让他们丢脸的事。”

 秦朗这人的道德观念一向很淡薄,又唯我独尊惯了,宁舒这么自伤的话,在他听起来当然不痛快:“这什么破观念!真他妈封建!”

 话一出口,他才意识到这话说得不大妥当,立马住了口,没再接着爆口。

 宁舒似乎也不大在意这些,或许是根本没注意,默默出了会神,自言自语:“从小到大,我都不敢逆我爸跟我妈的意,尤其是我爸。

 这么多年,从没让他们失望过,可惜…”满心想当个孝顺儿子,可惜还是让二老彻彻底底失望了一把,人家是吃一堑长一智,他这回是摔了个大跟头,摔得粉身碎骨,万劫不复。

 宁舒的为子之道,显然不在秦朗的理解范围之内,可也由不得他怀疑。

 事实就摆在眼前,撇开他俩这件“大逆不道”的事不谈,宁舒确实是个十全十美的好儿子,正是他秦朗把人拉进了“火坑”所以老爷子骂他是混账东西,还真一点不假。

 秦家有兽 第四十二章

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,宁舒心里头这个结,秦朗肯定解不了。

 宁舒到后来实在是累了,渐渐睡了过去,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,匆匆扒了口饭就往医院奔。

 到医院后看到宁妈精神好了很多,宁舒才稍稍松了口气。宁妈应该是梳洗过了,精神好了点,见宁舒又在门外杵着不走,到底不忍心,犹豫再犹豫,还是开门让他进去,关门的时候有意无意瞥了眼秦朗,那一眼利,饶是秦朗这个混球都被看得有些不自在。

 这感觉他还从没有过,于是跟杜宣讨教,杜宣没开口,却是荣奕了句:“那可是宁舒他妈,也就是你丈母娘,能不紧张吗?”

 听起来也点道理,荣奕这混球难得能说上句像模像样的人话,秦朗受教地点了点头。荣奕越发来劲了,继续乐此不疲地唾沫横飞:“俗话说,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中意。

 老太太肯给你眼色瞧,说明你小子至少还有争取表现的机会。”“嗯,继续。”“倒是宁家老头子,这回差点被气到翘辫子,估计不太好糊弄,回头好好想想怎么讨人心吧。”

 “废话!我要知道怎么做,还用得着问你!”果然荣奕这混球就不是干实事的料,秦朗也不指望他,转头问杜宣。杜宣悠哉哉抿了口茶,说:“荣子倒也没说错,现如今已经生米煮成饭,宁家老太太恐怕也只能成全你们,至于宁家那位老爷子。”

 说到这,杜宣轻轻一笑“打开了宁老太太这个缺口,还怕宁老爷子不乖乖就范?”

 “靠,你说得容易!老太太就这么好糊弄?”秦朗一脸的气急败坏,杜宣盯着他瞧了会儿,然后就微微笑开了:“看在兄弟的份上,提醒你一句,老太太跟老爷子的事可以先放放,还是先想想,宁舒这回会怎么选吧。”

 秦朗一听,果然皱了眉头。宁妈坐边,宁舒坐她跟前的小板凳上,宁妈默默出了会儿神,然后叹了口气,眉目间有疲倦的神色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 宁舒低着头,眉眼掩在刘海后头,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,低声说:“秦朗。”“秦?”“二叔跟爸借的高利贷,就是他帮我们还的。”

 这消息对宁妈来说无异于一阵晴空雷击,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说完盯着宁舒看了会儿,感叹“妈知道,你一向循规蹈矩,做不出这种出格事来。

 他…那个小秦一看就是个有主意的,这事是他带的你,对不对?”宁妈殷切切地望过来,宁舒想了想,非常坚决地摇了摇头:“妈,这事跟他没关系,是我自己的问题。”

 宁妈被噎得脸一白,儿子是她生的,什么子,她比谁都清楚,这会儿把责任都担下来,看来已经打定了主意。

 宁妈是看得又气又无奈,看儿子那样,打骂估计也不凑效,于是只能苦口婆心地继续劝:“小宁啊,你爸心脏才动过刀,再受不住刺了。

 听妈的话,早早跟他断了,好不好?就当妈求你了,啊?”

 “妈…我…”宁舒心头了莲心似的,又苦又涩,他也不是不明白,想要顺了老太太的意,可承诺的话到了嘴边,还是说不出口。

 隔好半天,见他既不说话也不点头,就只木头人似地坐着,瞧神色似乎不准备答应,老太太伤心得直抹泪。

 他这儿子一向听话,爹妈说一绝不说二,现如今这模样,别说是旁人,就算她这个做娘的也没怎么见过。  M.ilRxs.cOM
上章 秦家有兽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