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秦家有兽 下章
第35章至第36章
秦家有兽 第三十五章

 那边专心致志走棋,宁妈就絮絮叨叨问宁舒一些事,边聊边削一个红彤彤的美国苹果,削好之后切成片,上牙签,搁一盘在宁爸沈子杰那边,再搁一盘自个儿手边,边聊边吃。

 宁舒喜欢苹果宁妈是知道的,这回居然动也不动,宁妈疑惑了:“怎么不吃?这苹果好,水分足又甜,快吃。”

 宁舒脸上微微一热:“午饭吃撑了,妈你自己吃。”宁妈想了想,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抿着嘴笑:“傻孩子,还跟妈客气呢?”

 边说边把一块苹果宁舒手里“家里现如今的情况好得很,我跟你爸走那天,你二叔还特地打电话来,说养猪场的生意很好,袋装烤的牌照也批下来了,年底就能上架,让我们放心。

 往后你只管想自己的事就行,别替家里瞎心。”宁舒有些吃惊:“批了?上回不是说遇上了点麻烦。”

 宁妈吃着苹果笑得无忧无虑:“之前是这样,你二叔本来已经打定了主意,预备花上一笔去疏通关系,后来不知怎的就批了,也没找人啊,连你爸都吃惊得不行。”

 宁舒没接话,脑子里一个劲转,宁妈说得这么玄乎,由不得他不犯嘀咕。宁妈递了个樱桃给他:“尝尝,比老家买的甜多了。”“妈,你吃吧,我平时跟着他们吃了多。”

 宁妈看了眼沈子杰,又看了眼正在聚会神下棋的宁爸,咯咯笑:“你爸今儿真有兴致,其实我现在想想吧,什么都不重要,只要你爸身体没事就行。

 大富大贵我们也不图,一家人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好。等你毕业了,回市里找份工作,娶个媳妇安顿下来,生个一儿半女,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”

 宁妈边说边给宁舒理了理衬衫领子,儿子是她生的,自然疼到心坎里,何况宁舒脾气好人又孝顺,长得又好,宁妈一点也不担心找不到好媳妇。

 宁舒脸上一热,这么大的小伙子,还被父母当孩子似地宝贝,又有外人在,多少有点尴尬,不过除了尴尬,心里头还是暖乎乎的。

 絮絮叨叨说了会儿话,宁妈似乎想起了什么,摸了摸宁舒的脸,问:“又要打工又要学习,吃得消吗?”

 宁舒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:“没事,你瞧我都胖了。”“胖点好,眼下你爸的身体好了很多,家里的状况也不错,要不别再给人帮工了啊?”

 既然是老太太嘱咐下的,宁舒也不好违抗,只好应承下来。这个下午过得愉快,宁爸跟沈子杰走了十盘棋,胜五局输三局平两局,直夸小伙子有点能耐,跟老丈人看儿媳妇似的,越看越喜欢,宁妈也过去凑热闹,然后宁舒的手机就非常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。

 一看来电显示,居然是秦朗,也不敢当着二老的面接,只能掐了,找个借口出去回电话。回过去的时候,秦朗居然没生气,只淡淡问:“在哪?”“宿舍。”“晚饭想吃什么?”

 “晚饭…我就不回去吃了,这边走不开。”“哦?什么事?”“没事,就是…快放假了,走之前大家想…聚一聚。”

 这话说得不够顺畅,不由得让人起疑,宁舒心头跳得七上八下,静了好一会儿,秦朗才开了口:“那好,吃完饭打电话给我,我去接你。”

 “不用,我…”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,那头已经挂了,十成十秦朗的作风。

 晚饭是在校宾馆餐厅吃的,简简单单的几道农家菜,味道还真地道,大城市的生活水准就是高,看餐厅里座无虚席,宁爸不无感叹:现如今的人还真懂得享受。

 这一顿是宁爸掏的包,让个还没毕业的小青年请他们一家吃饭,这事怎么都说不过去,沈子杰也没怎么虚应,就笑着接受了,饭间又说了一堆宁舒光荣的成绩史,以及在校学生会的骨干作用,宁爸宁妈听得频频点头,非常高兴。

 这顿饭吃得宾主尽,连宁舒都觉得格外放松,也格外愉悦。吃完饭,上楼去看房间。

 转了一圈,二老都满意,环境优雅,收拾得又干净,价钱也便宜,是三折的内部价,价比前所未有的高,宁舒感激得不行。

 秦家有兽 第三十六章

 把宁舒一脸感激的模样看在眼里,沈子杰就只是笑着摊了摊手:“免费蹭了顿晚饭,总得帮点忙不是?何况你我是朋友,朋友之间还客气什么?”

 沈子杰无微不至的体贴,宁舒再次体会了一把,这回是实打实的心悦诚服了。抛开身份家世不谈,毋庸置疑,沈子杰这样的人才,后必将是社会精英分子里的精英分子。

 宁舒觉得很有必要向此人看齐,宁爸宁妈故意拉着沈子杰一块吃饭,估计也是存了这份心思。

 有沈子杰这样的朋友,宁舒觉得很光荣。这份小市民情结一直保持到沈子杰跟着他回到宿舍,又聊了会儿天,然后被一通紧急电话召了回去。

 这一天过得很充实,九点多的时候,宁舒冲了个热水澡,躺小齐那张现铺了凉席的上,准备睡觉。

 正睡得迷糊糊,冷不丁听到外头有人敲门。这会儿人人都在放暑假,深更半夜的,整栋宿舍楼没几个活人,怎么会有人来敲门?

 宁舒被惊醒了,关了嗡嗡直响的空调,开了灯,拽了个拖把去开门。门一开,居然是秦朗,宁舒松了老大一口气,然而刚松完这口气,另一口气又提了上来。

 这么黑灯瞎火的,秦朗怎么会过来他宿舍,手里还拎着个行李箱?秦朗这一路赶过来,憋了一肚子火,结果一看到宁舒提心吊胆的模样,口那股恶气不知怎么的就全完了,视线在宿舍里扫了个遍,恶声恶气地说:“这地方也能住人?跟我走。”

 宁舒没动,想了想,不得不坦白从宽:“我爸我妈来了,明天一大早过来宿舍这边看不到我,会…”

 “能出什么事?你丫还真不是普通的木,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?”于是拉了人就走,去的是校宾馆,要了间顶楼的套房,进屋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行礼箱,拿毯子被子铺

 宁舒愣了好一会儿才知道要过去搭把手,却被拦下了:“站着别动。”

 看秦朗那模样,似乎气得不轻,其实他也有理由生气,宁舒觉得自己这回有些理亏,可惜他这人一点也不擅长哄人,明知道秦朗心头上火,只能干着急,一点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铺好单换了毯子,把空调温度调到跟家里一样,秦朗又从保温瓶里端出一个汤罐头,递了个勺子到宁舒手边,口气依旧不怎么好:“把汤喝了。”

 这乌汤是林嫂早起后就煲上的,炖了一天,汤浓,就等着宁舒回去喝,可惜左等右等没等到人,只等到秦朗一通电话。

 老爷子听完电话,旁的也没多问,就只让秦朗回去,让秦管家上楼准备衣服单,又吩咐林嫂去厨房打包灌汤。

 秦朗干坐在学校门口守了一下午,又来回跑了三四趟,脸色不好看是必定的,可到底没把火气往宁舒身上撒。连老爷子都千叮咛万嘱咐,再怎么样都不能惹宁舒难过,孙子可还在人肚子里睡着。

 老爷子为人虽然有些死板,可是在孙子这个问题上,还是很慎重的。宁舒边喝汤边烦心,如果说宁爸宁妈的问题是火烧眉毛,那么秦朗这边就是雪上加霜,一个比一个棘手。

 何况这会儿两路人还撞到了一块,俨然来了个狭路相逢,他这个夹在路中央的炮灰,就快真的成为坐台炮灰了。

 旧愁不减又添一重新愁,这日子过得可不是一点半点的水生火热。以宁舒有限的急智,一时半会儿要想出个两全其美的良策来,无异于水面上浮秤砣…毫无可能。

 他在眼角的视线里偷偷一瞥,见秦朗在解衬衫的扣子,刚要开口,手边冷不丁多了套睡衣,秦朗那会儿已经了上衣,着上半身一脸没好气地问:“喝完了?”

 “嗯?嗯。”“去洗澡。”“洗过了。”“大热天的,这衣服穿了一天不难受?”

 宁舒心中有愧,也不好太逆他的意,暗自叹一口气,拿着衣服进浴室去。  M.iLrxS.com
上章 秦家有兽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