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秦家有兽 下章
第33章至第34章
秦家有兽 第三十三章

 宁舒有些为难:“跳舞?”“怎么样?”“学过了,还是不会。”秦朗笑了,一把搂宁舒过来踩他脚面上,笑得得瑟:“不是有我?”

 宁舒的概念里,浪漫两个字就只限于电影里头的那些个感人场面,眼下灯光打得柔和,音乐绕耳边,听得人一颗心软绵绵的没着落。

 一抬头,正好跟秦朗的视线撞了个正着。秦朗眼睛里头的光影深深浅浅,视线很悱恻也很柔,他就有些愣怔,心一声声跳得响。

 这感觉还从未有过,整个人轻飘飘的,不知身在何处。这一刻他才明白,秦朗这氓花名在外,确实不是没道理。

 这会儿连他这个男人都被电得晕乎乎。其实他会这么想,那可真想多了,秦朗还从来没这么讨好过谁,到了他这儿是第一朝,恐怕也是最后一朝。

 气氛十足浪漫,可惜宁舒这人永远跟“浪漫”二字绝缘。跳了没多久,事实上是宁舒踩着秦朗的脚面被带着转了几个圈,宁舒冷不防捂着小腹白了脸。

 一看他这样子,秦朗就慌了,立马让秦管家联系姜医师。这么一闹,不由得惊动了老爷子,而牵扯到孙子,老爷子怎么都不会掉以轻心。

 结果居然是吃了太油腻的东西,坏了肠胃。老爷子气得不行,把秦朗喊到书房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骂,倒是姜医师笑嘻嘻地打圆场:“小年轻嘛,一时疏忽也是常有的事,你也别太较真,就安心等着抱孙子吧。”

 中医里有一门切脉断别的医术,秦朗不知道,老爷子活到这把年纪,还是了解一些的,面上虽然瞧不出什么,心里却是实打实的乐呵。

 秦朗事后才知道,宁舒那些天心里不痛快,跟他搂着林家闺女跳舞没半分钱关系,而是为了个姓王名柯的小乌王八蛋,当下气得嘴都崴了。

 荣小爷笑得一脸没心没肺:“行了禽兽,见天摆着张臭脸给谁看啊?你现在这情况,搁古代也就是个‘妾身未明’,哄得人开心了,说不定还能得个名分。”

 “你他妈还有脸说!是谁出的馊主意!”

 “我也不是你家那位肚子里的蛔虫,猜中了那是我眼力好,猜不中难道还是我的错?说实话,就你从前那些劣迹,小宁肯跟着你已经够让你拜神谢佛了,别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 “哦?是吗?”秦朗森森笑,抬腿就踢。杜宣纹丝不动地坐着,看他俩你一脚来我一脚,笑得甘之如饴,甚至乘还添了句:“荣子,你那天的舞教得不错,就是搂得紧了点。”

 这可真是个唯恐天下不的,荣奕忍着嘴角的淤青,一口白牙咬得森森。

 秦朗一早就回来了,居然破天荒地买了束红的玫瑰。这回跟情人节又不大一样,如今有了孩子,这花就送得十分理所当然起来,至于宁舒喜不喜欢那是另一码事。

 秦朗手捧玫瑰进来的时候,宁舒正在厨房帮林嫂剥菱角。那是江南的红菱,皮薄,又甜又脆,是应季的时鲜货,林嫂买菜的时候顺道捎了两斤,拿回家俩人剥得还得趣。

 都是红的东西,秦朗那束红的玫瑰跟这红皮的菱角一比,立马就掉价了。

 玫瑰好看是好看,可中看不中用,还特费钱,宁舒从来不太喜欢这些个华而不实的东西,秦朗把玫瑰往桌上一扔,他也就淡淡瞥了眼,没什么惊喜的反应,甚至还微微皱了皱眉头,千年不改的不解风情再次让秦朗无语到肝肺疼。

 倒是林嫂看不过去,拱了拱宁舒的手臂:“这是少爷的一番心意呢,收起来吧。”

 这话一说,俩人就都红了脸,逗得林嫂咯咯直笑。很快就到了暑假,秦朗大有改头换面的气势。他的课本来就不多,一个礼拜顶多十来节,一大半还是必逃的,剩下的时间不是待在公司就是回家。

 秦家涉及的产业面广,可主心骨还是落在远洋巨轮这一块,眼瞅着今年的经济大环境不大理想,欧美股市疲软动,老头子有些忧心,宁舒偶尔听他提一两句,也觉得事情很棘手。

 不过他需要烦心的事可不只这一桩,暑假到了,宁爸宁妈那边直催他回家。

 借口找了一个又一个,拖得了一时,到底拖不了一世,更何况是近两个半月的假期,所以当宁妈说要来城里看他时,宁舒就被吓着了。

 猪感一过,养猪场的生意前所未有地红火起来,宁爸一高兴,人精神了,心脏也强健了,于是打算来城里瞧瞧宁舒。晚上秦朗回到家,看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,有些担心:“怎么了?”

 宁舒想了想,还是摇了摇头:“没事。”这事他也不是不想告诉秦朗,而是不能说。秦朗这氓做事说话向来没多大顾忌,宁爸又一贯不喜欢这样的人,他俩要碰上,准能生出些事来。

 为宁爸身体健康着想,为宁家和谐考虑,宁舒怎么也不敢冒这个险。不过秦朗也不是好糊弄的主,宁舒一脸的心事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,于是旁敲侧击,可惜宁舒这人实在是只强头驴,打定了主意不说就死也不说,任秦朗使劲手段,也没能从他嘴里套出一个字来。

 在这种战战兢兢的状态里,终于在七月八号这一天来了宁爸宁妈。

 秦家有兽 第三十四章

 四个多月的肚子已经开始显山水,宁舒心里是忐忑的,又是在大夏天,连个遮挡的东西都没有,宁爸宁妈长久不见他,不发现些什么才怪。

 于是只能向姜医师求助,姜医师的办法只有一个…束腹。秦朗进屋那会儿,宁舒正在往小腹那块束腹带,秦朗冒冒失失开门进来,几乎唬得他一愣,一时半刻也没能转过弯来,就傻愣愣站着,手上动作也停了。

 秦朗倒是一副安之若素的模样,什么也没问,甚至特体贴地给他搭了把手,边扣边问:“可以吗?”宁舒往下瞅了瞅,皱眉头:“有点松。”“这样?”“再紧点。”

 “现在呢?”“可以了。”把衬衫扣子一颗颗扣上,果然瞧不出什么一样,倒是脸上长了些,有了那么点“养尊处优”的样子。秦朗理了理他的额发,问:“要出去?”

 “哦,去…学校。”“我送你。”

 宁舒瞅了眼外头明晃晃的大太阳,有些犹豫,不过秦朗一向独断专行,也不等他同意,已经在衣橱那边自顾自换好了衣服,然后搂着他下楼。

 一路上宁舒心事重重,秦朗就安安静静开他的车,车速前所未有的缓慢,生怕出点什么事故,十足的好市民。

 到了校门口,宁舒直接下了车,还特意嘱咐了秦朗不用跟,然后顶着七月的往宿舍楼那块走。

 秦朗闷声不响地坐着,瞧着那清瘦的背影,心里头满满都是盘算。七八月份见天热,好不容易爬上六楼,宁舒累得直,满身满脸的汗,在楼梯口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。

 转过楼道,快到他们寝室那块,就有笑声从里头传了出来,宁妈的笑声多熟悉,他怎么可能不认得。门一开,除了宁爸宁妈,沈子杰居然也在,倒是负责待客的小齐跑得没了人影。

 沈子杰见他来了,温柔一笑:“快进来,叔叔阿姨等你好一会儿了。”

 宁舒朝沈子杰感激地点了点头,喊了声妈,又朝了头喊了声爸,沈子杰悄悄跟他比了个放心的手势,宁爸严肃地了声,随手倒了杯水给他,宁舒就傻愣愣地站着,也不晓得要接。

 他是受宠若惊了,宁爸对他可从没这么“溺爱”过。宁妈偷偷笑,拿巾抹了抹他脸上的汗珠子:“怎么热成这样,不是让你别赶的吗?”

 又拱了拱他的手臂“还傻愣着干嘛?你爸给你倒水呢。”

 “谢谢爸。”“傻子,跟你爸还客气。”也不知道是太阳照的,还是刚刚走得急,又或者有些不好意思,宁舒脸上有些红,傻愣愣的样子还可爱。

 沈子杰起身,把自个儿的凳子让出来推到宁舒身后,笑得要多乖巧有多乖巧:“叔叔阿姨,你们聊,我出去办点事。”

 这可真是个有教养的青年,宁爸宁妈很喜欢,尤其是宁爸,就差在脑门那块刻上“欣赏”俩字。宁舒跟他一比,显然木了许多,一点灵光劲都没有,宁爸一贯喜欢有灵的孩子,毕竟这样的人才有大出息。

 其实他也没看错,沈子杰确实是好苗子。二老坐了四个多小时的汽车,从大老远赶来,这会儿见到儿子,说不高兴那是假的,不过宁爸为人一向深沉,跟宁妈满脸喜庆的模样一比,显然严肃冷静得多。

 聊了聊学业,又问了些养猪场的近况,宁舒正觉得没话可说的时候,沈子杰拎着两大袋水果回来了,笑容满面的样子很讨喜。

 都是些时鲜水果,有些宁爸宁妈甚至都没见过,宁妈既感激又感动,直夸:“小沈这孩子真不错。”

 沈子杰就还是那副乖巧的模样,一点儿也不“居功自傲”笑着对宁妈说:“阿姨,我刚给您跟叔叔在校宾馆定了间标准房,环境还算可以,您跟叔叔先住一晚试试,不行咱们再换。”

 这孩子实在太体贴太懂事了,宁爸越看越喜欢,于是留了沈子杰下象棋。宁爸这人一向自恃甚高,轻易不会跟小辈亲近,沈子杰倒是头一个受器重的。

 宁舒在感激的同时,又觉得有些沮丧。他这个做儿子的,到底被比了下去。  M.IlRXs.COM
上章 秦家有兽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