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秦家有兽 下章
第29章至第30章
秦家有兽 第二十九章

 宁舒想也没想就摇头,可惜为时已晚,秦朗探头过来就是一记挑逗十足的吻,技术一级

 宁舒那会儿晕乎乎的,还没多清醒,就看到秦朗在解衬衣扣子,身材自然好得没话说,毕竟这么些年纵横情场的“辛苦努力”没腹肌也总能练出个六块八块来。木桶也就一人多的空间,秦朗一进来,水就开始晃,宁舒简直不敢相信,可惜这个节骨眼上由不得他不信。

 秦朗这回特有耐心,沿着宁舒的脸往下亲,从头亲到脚,从里亲到外,亲到里头那会儿,宁舒想死的心都有。

 浴室里虽然全是水蒸气,可一旦适应了,居然一点也不影响视线。将近四个月的小腹已初初显形,有微微凸起的弧度,宁舒平时不敢仔细看,这会儿可看得真真的,再往下他就不敢看了,只得尴尬地闭了眼。

 屋内息跟呻一片,水被带得绵的波纹,得人心头软绵绵的,跟身在云端似的。

 两个多月,秦朗这会儿算是得偿所愿了,捉着宁舒的手吻得绵,在那热地儿耍了好一会儿氓,捉着宁舒的手环上他脖子,低声说:“我爱你。”

 宁舒被惊得猛地睁开眼,两人视线一,秦朗就勾笑了。他很少这么笑,有些恶又有些勾人。宁舒没能转开视线,心跳得一阵响过一阵,因为他在秦朗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脸。

 这是他头一回在别人眼睛里头看到自己的脸,虽然只是借了那么点昏黄灯光,但已经足够清晰,当下就红透了一张脸,跟个红椒没差。

 秦朗继续笑,非常应景地他的,又在他感点上了几个来回,宁舒的睫就一个劲地抖,秦朗立马就热血上了头,一把抱他起来,边动边啃他脖子,上花样百出,下到家。

 忙了将近两个月,项目终于顺利拿到了手。老爷子面上虽然淡淡的,但看得出来心情不错,还特意让人筹办了个不大不小的庆功宴,城里所有名都会出席。

 自然,林家也在受邀之列。宴会当天,荣小爷搂了个金发碧眼身材超辣的名模来赴宴,当着大家长的面,跟那火辣辣的女人打得火热,气得荣老爷子把拐杖敲得咚咚响,倒是杜宣独自一人来赴约,进退合宜且谈吐优雅,装得人模人样,着实让杜老爷子享尽了羡。

 宁舒一向不习惯应酬,老爷子没说非让他出场,他就乐得一个人悠闲,看了会书,又跟家里打了通电话,不知不觉就饿了。楼下全是宾客,宁舒也知道这会儿大家都在忙活,于是下楼去找吃的。

 刚到二楼楼梯口,就撞上荣小爷跟他那新在楼道转角处亲热,宁舒尴尬得不行,正要往回折,荣奕已经看到了他,笑着招手:“小宁。”

 说完拍了拍他那新,让她下楼去玩,然后走过来,盯着宁舒上上下下看了会,笑得很有意思:“电话打完了?”

 “嗯?”“书也看完了?”“…”这么一猜一个准,由不得宁舒不吃惊,荣奕看到他那神色就笑开了。宁舒的生活有多单调,别人不知道,难道他还不清楚?“走,下楼吃点东西。

 我看你是真饿坏了,不然也不舍得出来。”在生活作风这个问题上,荣小爷虽然跟秦朗一样,都是混球,不过他这人有个独到的优点:作为玩伴,算得上有够体贴且足够细心,还长了一副知心姐姐的脸,很容易让人产生亲近感,或许这也是他在情场无往不利的决胜法宝。

 楼下宾客满堂,大家长们已经移去了隔壁棋牌室,把这宽敞空间留给一众精力旺盛的年轻人。秦朗那会儿正端着酒杯站在楼道下,对面站着个挽了大波卷的年轻女人,背影看起来优雅又美好。

 宁舒没去打扰他,也没去餐桌那边拿吃的,而是直接去了厨房。林嫂那会儿正在里头洗刷,见了他神秘一笑,比了个“等会儿”的手势,然后从橱柜角落里端出个小碗递给他,宁舒一看到碗里的东西就微微笑了。

 原来林嫂乘没人在,偷偷炒了碟酸菜豆角,特意给他留着,原本要送上楼去,这会儿见宁舒下来,那敢情好。

 很显然,这种上不得台面又缺乏营养的菜,老爷子怎么会允许往餐桌上摆?宁舒凑近些闻了闻,笑得一脸足,盛了碗饭,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。

 荣奕先头里还一个劲地皱眉头,看他吃得香,忍不住尝了块,一尝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多酸,脸皱得比苦瓜还苦,忍不住抱怨:“这东西酸成这样也能吃?”

 林嫂捂着嘴咯咯笑,宁舒有些不自在,自己的口味自己明白,有一回秦朗不小心喝了口他的汤,差点没把一口森森白牙给酸掉。

 吃完宵夜跟林嫂聊了会天,出来后发现客厅里一对对正在跳舞,灯光打得暧昧,像是要故意制造浪漫似的。

 当中那对,正是秦朗跟林歆容。

 秦家有兽 第三十章

 林嫂捂着嘴咯咯笑,宁舒有些不自在,自己的口味自己明白,有一回秦朗不小心喝了口他的汤,差点没把一口森森白牙给酸掉。

 吃完宵夜跟林嫂聊了会天,出来后发现客厅里一对对正在跳舞,灯光打得暧昧,像是要故意制造浪漫似的。

 当中那对,正是秦朗跟林歆容。宁舒有那么瞬间的吃惊,倒不是因为“捉当场”而是他从没想过,秦朗这氓穿着正装的样子居然一点也不氓,还会跳舞,甚至称得上可堪欣赏。

 荣奕见宁舒一脸惊讶地盯着舞池里头的秦朗跟林歆容,不由得开始幸灾乐祸,至于他兄弟待会儿会否遭殃,那可跟他没半钱关系。

 兄弟用来干嘛,当然是无偿提供乐子,难道还指望着为对方两肋刀不成?

 上刀山下火海,那净是些话,荣小爷从穿开裆那会儿,就明白不看兄弟热闹还能看谁热闹这项“至理名言”了。他这人歪点子一向比常人多,这会儿怎么舍得错失好机会,于是凑到宁舒耳边撺掇:“有没有兴趣跳一段?”

 宁舒摇头,有些难为情,荣奕一看他那样,更加来了兴致,于是再接再厉:“这玩意儿特简单,我教你。”

 这要是搁平时,宁舒铁定想都不想就拒绝,可这会儿音乐绕耳边响,悦耳又动人,灯光也打得绵,多少让人生出那么点柔情烂漫的心绪来,何况他见过的世面确实少得可怜。

 荣奕没给他说不的机会,拉着他就往二楼休息室走。事实证明,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诸如舞蹈之类的“高雅艺术”尤其对象还是宁舒这么个不解风情的人物。同样的动作,荣小爷做起来“风情万种”到了宁舒这儿却整个变了味,跟直木似的,怎么僵硬怎么来。荣奕有些自作自受的后悔感,可是看宁舒一副正经受教的模样,认真得不行,他就不太忍心打击这个愣头青的积极了,只能手把手一遍遍地教,动作还不能太连贯,得是分解型的,也不能太大,必须顾虑秦朗他儿子的安危。

 刚教完一个简单的四步,门吱呀一声开了。那会儿荣小爷一只手正搭在宁舒那块,听到声音侧脸看过去,稍稍一愣。

 宁舒慢一拍跟着望过去,也愣了。来的居然是王柯跟沈子杰。王柯显然被惊得不行,连一向以笑脸示人的沈子杰也是一脸错愕,盯着宁舒跟荣奕看了会儿,沈子杰才微笑着开了口:“小宁,好巧。”王柯就抿着下颚不说话。宁舒整个词穷,那俩人眼睛里头的疑惑太明显,是人都看得出来,然而凭他有限的急智,这会儿还真想不出什么好的托词来,只能尴尬地笑了笑,少说少错,总比越描越黑好,这么做其实明智,不是多聪明的人,就不该自恃甚高地耍小聪明。

 荣小爷名声在外,男女通吃,先前还跟佳人打得火热,这会儿就搂了个男人在玩暧昧,由不得人不误会。

 荣奕似乎还嫌不够,拉了宁舒在他身边坐下,手一横搁在宁舒后头,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。

 宁舒虽然迟钝,但还是不免得尴尬。沈子杰能当上校学生会主席,人情场面转圜这套做起来已是驾轻就,见宁舒尴尬,就识趣地没多问,只淡笑着跟荣奕闲聊,倒是王柯一声也不吭,一脸的若有所思。

 其实宁舒这会儿也在犯嘀咕,显然沈子杰跟王柯家世如何,他到现在也没搞清楚。

 没过一会儿,门又吱呀一声开了,这回进来的是杜宣,见了屋里头的情形,居然一点儿也不吃惊,笑得一如既往优雅。

 荣奕见来的是自家兄弟,就勾着嘴角笑了:“不在下面装乖了吗?”杜宣呵呵笑:“我说怎么找不到你人,原来扔下新在这儿消遣。”

 这话有玄机,对面俩人的脸色都是一变。杜宣灭了雪茄,举着酒杯进去,边走边冲荣奕笑:“玩什么呢,连舞都不跳?”

 他一提,沈子杰跟王柯就不由得想起了刚才那茬,又是一阵沉默。杜宣全然不管,优雅十足地在单人沙发上坐下,笑着喝了口酒,又问:“在玩什么?”

 “你绝对想不到。”“哦?”荣奕朝宁舒挤了挤眉毛,示意由他来说,宁舒想了想,艰难地开了口:“荣奕刚刚在教我跳舞。”

 “哦…有心啊,荣子。”杜宣似乎恍然大悟了,冲荣奕举了举杯,眉眼间大有深意。荣奕就只是笑。

 宁舒那会儿完全在状况外,哥俩的小把戏一向深奥,以他有限的人生阅历,还真瞧不出什么,倒是王柯愣了愣,沈子杰虽然在笑,眼神却是耐人寻味的。

 荣奕似乎是铁了心要坐实这场“情”甚至还怕对面沙发上那俩人不够明白,手上小动作不断,怎么瞧怎么暧昧。

 事实上,暧昧不暧昧,那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但落在不了解内情的沈子杰跟王柯眼里,那就是板上钉钉的“情”活生生的事实。作壁上观的感觉有多好,杜宣不敢保证,但这会儿他是快的,荣奕这小子还不知道,门外站着那人就快疯了。  m.IlrXs.COM
上章 秦家有兽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