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秦家有兽 下章
第25章至第26章
秦家有兽 第二十五章

 老爷子一贯雷厉风行,这回也不例外。

 隔了不到一天,秦管家就找上了门,那会儿秦朗不在家。秦管家究竟跟宁舒说了什么,秦朗不知道,也没法猜测,只知道回来后没见到宁舒,所有的衣服鞋袜也都一块儿被打包带走了。

 秦朗心急火燎地赶到别墅,还没见到宁舒,就被领到了二楼书房。老爷子那会儿正坐在他最喜欢的太师椅上,看神情也瞧不出什么眉目。秦朗有些戒备:“他人呢?”老爷子不理他,磕了磕烟斗里头的烟灰,添了些烟丝,了两口,又吹了吹碗面上浮着的几片茶叶,喝了口,然后才微微掀起眼皮扫了眼秦朗:“坐下。”

 语气前所未有的平淡,秦朗一颗心却是七上八下。老爷子有个习惯,但凡要下什么重大决定,都会泡上一杯太平猴魁,边喝边斟酌。

 几十年的老惯例,改也改不掉。眼前这形势由不得秦朗不!得慌,于是废话不多扯,直奔主题:“爸,您该不会想出尔反尔吧?”

 老爷子闭目想了会儿,敲了敲椅把手,还是那两个字:“坐下。”这是多少年才能历练出来的修为,秦朗现如今这副心浮气躁的模样怎么能比?

 不仅不能比,恐怕连给老爷子提鞋都不配。秦朗这回没敢“忤逆”更何况命门被老爷子捏着,他想逞凶也没那个胆。不过他能这么乖乖就范,多少出乎老爷子意料。

 老爷子似有若无地盯着秦朗瞧了会,开始发话:“医院那边我已经找人核实过,你没说谎。”

 秦朗早知道他会有这么一招,点了点头表示了解。老爷子沉片刻,继续说:“孩子既然是秦家的,就没有落在外的道理。”

 “您老到底想说什么?”秦朗等了老半天,只等来这么一句不痛不的话,整个不耐烦。老爷子警告十足地扫他一眼,语调平板如初:“我已经找了姜医师来保胎。”

 “那个江湖郎中?”秦朗那眼神要多不屑有多不屑,老爷子脸色沈了沈:“姜医师祖上都是国手,伺候过干隆嘉庆朝的贵人妃子,这回能答应我的邀请,那是看在两家这么些年的情上,别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 老爷子会这么好心?秦朗当然不信,直觉这事没看得简单,果然没过多久,老爷子的重头戏就来了:“最近有个新项目在招标,你代替我去谈。”

 秦朗皱眉想了会,问:“您老该不会是想现在就撂下整个家业不管吧?”老爷子冷哼:“我倒是想!”秦朗痞气十足地撇了撇嘴,被老爷子损是常有的事,这么两三句,暂时还不能打击到他坚不可摧的自信心。

 “那我事先申明,搞砸了概不负责。”老爷子闭上眼不看他,字眼很淡:“搞砸了,那就给我回美国老老实实待着,没念完别回来。”

 话说到这份上,秦朗算是看清了老爷子的招数。说到底,招标他妈就只是个幌子,他走才是老爷子的真实意图。秦朗立马否决:“不干!”

 老爷子冷笑:“那就别怪我不给你留脸面。”这就是赤的威胁,秦朗气得青筋直跳,可见姜到底还是老的辣,老爷子随便一手,也能让他分寸大

 5点的时候,宁舒从学校回来了。晚饭吃得再诡异不过,不过菜丰盛没话说,各汤水佳肴一碟接着一碟一碗接着一碗往桌上端,滋味好又有营养,绝非外卖能比。

 有老爷子在的地方,完全不用担心没规矩,在秦家餐桌上,绝不允许随便开口,老爷子多年来习惯如此,秦朗这痞子吃得苦不堪言。

 除了他,宁舒也好不到哪里,气氛诡异也就算了,更悲催的是,上好的东西,吃得本就不多,偏偏还吐了一大半,看得老爷子直摇头。

 吃晚饭,老爷子去了书房。秦朗跟着宁舒上了楼,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混蛋样,可用心一看,就知道他那脑门上刻满了心事。

 宁舒很少见他这样,问:“出了什么事?”秦朗盯着他瞧了会,摇了摇头:“没事。”手臂一环,从身后搂住宁舒的,宁舒这会儿也顾不上跟他算扔书的账,拍了拍他:“别太担心。”

 怎么能不担心?秦朗暗自盘算,这日子肯定不得这么过,否则非被老爷子疯不可。

 秦家有兽 第二十六章

 老爷子要么不出招,一出招就招招致命。秦朗万万没料到,回到家的第一晚,居然就成了单身汉。

 同样一张,从前他还嫌不够宽,这会儿却显得空起来。老爷子已经下了指示:分房!秦管家向来铁面无私,这会儿还牵扯到秦家第三代,更加不会徇私,老早就站在了三楼楼梯口,比门神还尽责。

 秦朗气得对着沙袋直挥拳,怎么也不够解恨。发完冲了个热水澡,往上一躺,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,索一个身起来,打开门出去。

 事实证明,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这一回,秦朗再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这句话的真理性。

 老头子再怎么本事,也不可能在他身上按个警报器。半夜爬人窗户这种事真有够不光彩,可秦朗这个氓显然没这种意识。

 宁舒那会儿刚洗好澡出来,头发还没干,见到着上身躺上的秦朗,不愣了。

 “你怎么?”秦朗嘘一声示意他别出声,起身过去搂住他的,低声说:“这么晚还不睡?在等我?”

 灯光柔和,怎么看怎么浪漫。可惜宁舒这人一向不太解风情,皱眉问:“怎么进来的?门已经锁了。”秦朗笑了:“没听过一句话?”

 “什么?”“佛祖他老人家关你一扇门,总会给你留扇窗。”边说边朝窗户那边抬了抬下巴,宁舒当下惊了:“这儿是三楼,你就不怕摔伤手脚?”

 秦朗根本没这觉悟,依旧笑得没心没肺:“感动吧?”这算哪门子感动?宁舒眉,有些无力:“别再这么干,万一出事怎么办?”

 或许是他那脸色实在不怎么好看,又或许语气确实很严肃,秦朗居然乖乖地点了点头,然后低头亲了亲宁舒的脖子,换上了郑重的语气:“放心,没有下次。”

 下次,怎么着都得走正门,他还真就不信这个!习惯果然可怕,这会儿搂了想搂的人在怀里,秦朗才觉得称心如意,心情一好,承认错误都变得格外“诚恳”起来。

 “那天是我太冲动。”“嗯?”

 “不该扔你的书。”“哦。”“原谅我了?”连句对不起都没有,也算道歉?可这人是秦朗,事情就必须得另当别论。

 宁舒知道他一向嘴硬,这会儿能说出这样的软话,已属匪夷所思,再进一步,他现如今还不敢想。当然,这样的体贴,到底还是让他心头一暖,于是往后窝了窝,以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 秦朗乐了,心头跟开了朵花似的,老爷子那点伎俩就越发显得微不足道起来。反正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在老爷子威严下长到这个年纪,他还是有些过墙梯可以架的。

 老爷子究竟在打什么算盘,秦朗先前还不明白,这会儿看到林歆容,他再看不出眉目,那可就真傻到家了。

 问了问,林歆容才红着脸说了实话。原来她之前在网上申请过一份财务的实习岗位“凑巧”秦家这会儿在招标“凑巧”要用人,于是她就很“凑巧”地被录用了。这事明显不是巧合这么简单,何况林歆容现如今还担任他私人助理的职务。

 当然,这说到底都只是老爷子的一厢情愿。秦朗叼着烟,扫了眼对面沙发上那个满脸通红的女人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 他到现在都不大明白,怎么这女人每回见了他,回回都能脸红成这样?整个没劲!

 同样是脸红,宁舒那样子就分外能勾得他心头大动。秦朗把这归功为爱情的魔力,当然这话要是跟荣小爷说,荣小爷必定会拍着大腿放声大笑。老爷子这招“围魏救赵”用得够精明,可惜秦朗从小耳濡目染,老爷子那手段还是能看明白三四分的,于是吐了口眼圈,公事公办地说:“有问题找林特助,没人比他对公司内部业务更熟悉。”

 林歆容似乎没料到他会这么正儿八经地说话,红着脸点了点头,见秦朗摆手示意她出去,才起身离开。

 秦家太子爷私生活混乱,那在全城是出了名的。这会儿空降下来,身边还跟着个端庄秀丽的大家闺秀,由不得众人不起疑不八卦。

 何况这位大家闺秀还不是一般人,是老爷子青眼有加的林家千金。老爷子那点打算,明眼人都看得真真的,林歆容虽说只担任一个小特助的职位,但意义远远不止于此。

 它是一个信号,也是一种态度,即便不代表秦朗的喜好,多少也表明了老爷子的态度跟立场。

 老爷子这招的确够狠,以秦朗过去的风来看,就没人相信他这会儿会安安分分,会不偷腥,更确切地说,是不再游戏花丛。

 就连跟他穿同一条开裆,从小一块玩到大的荣奕杜宣,这会儿也没法下绝对保证。

 还是那句老话,世上就没有不偷腥的猫,更何况是男女不忌老少通杀的秦家禽兽,手边还现成搁着个鲜的水桃。  m.ILrXs.Com
上章 秦家有兽 下章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