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秦家有兽 下章
第23章至第24章
秦家有兽 第二十三章

 小小一道口子,原本也没什么,不过宁舒已经拿了个创口贴过来,秦朗就不好拒绝了,何况他也不想拒绝。

 于是往沙发上一躺,手臂一展,‮腿双‬叠,一脸大爷样,嘴上倒装得真真的:“多大回事,包什么?”手已经伸了过去。宁舒这人一向实诚,也没想过要挖苦他一两句,只认认真真地包扎,那侧脸看得秦朗整颗心都软了。

 这要说给荣奕听,荣小爷肯定仰天大笑。禽兽都会心软,岂不是母猪也能上树?母猪能不能上树,秦朗不知道,不过这一刻他是真心软了,杜宣先前教的那一套,顿时被忘得一干二净。

 这会儿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:两个人这么过一辈子,其实也不差。本来就不是多大的伤口,用酒消完毒,再包上创口贴,用了不到半分钟。

 宁舒收拾好药箱出来,见秦朗叼着没点燃的烟站在外头,眼神奇怪,就有些琢磨不透:“怎么了?”

 秦朗盯着他瞧了会,又盯着他小腹瞧了会,像是下了决定:“手术时间定了?”“嗯?”宁舒还没摸着门道,就被秦朗搂住了。

 秦朗那视线就落在他腹那块,眼神有点留恋,有点伤心,又有点无奈,跟个玩具被人抢了的孩子似的。

 他这样的神情,宁舒还真不常见,心底那点不忍一点点被勾了上来。秦朗很快就收拾了那股颓丧劲,叼着烟嘴,依旧是一副混账样,嘴上说得特潇洒:“也对,多个孩子确实麻烦。算了,我也不想遭罪。”宁舒安静了好一会儿,开口那会儿舌头都有些打结:“原来你这么想。”

 秦朗这个氓看人一向准,可惜这回没能看准,说了不该说的,之后差点悔到墙撞。

 好在他这会儿还有那么点脑子,想了好一会儿才会意过来宁舒是什么意思,脸上表情换得要多经典就有多经典,跟拍电影似的。

 “你是说?”宁舒不说话。秦朗看了眼他小腹,有些不敢置信:“要留下他吗?”宁舒想了想,决绝地点了点头。秦朗那会儿真想咬掉自己舌头,什么我也不想遭罪!什么话!

 可惜说出去的话已经成了泼出去的水,收也收不回,这会儿再说什么漂亮话补救,越发显得矫情,于是愣了老半天,都没能蹦出一句像样的人话。

 不过他那眼睛里的神彩跟欢喜劲可骗不了人,既惊喜又兴奋,十成十一个傻子。

 显而易见,在这个节骨眼上,他还真就是个傻子。夜人,秦朗有些兴奋,宁舒躺他怀里,跟着他慢慢动作。

 秦朗的动作很柔缓,边动作边搂着宁舒接吻,双眼亮得跟千瓦白炽灯似的。宁舒在他无止尽的凝视里,越发窘迫起来,脸往外一侧,像是要避开那人的视线。

 秦朗一瞧他这样就笑了,握着他的手亲了亲,低声问:“害羞什么?”

 宁舒脸上血又添了一层,他这人一向本分,在那有限的认识里,这会儿就不该开口说话,更何况秦朗现如今还在他里头一个劲耍氓。

 秦朗可没这种意识,他这人从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以往在上跟人玩,黄段子是一段接着一段,要多下有多下

 这会儿对着宁舒,已经算是收敛十足,可怜了宁舒那点脆弱的神经,愣是被一句清汤挂面似的话给惹得红透了整张脸,不是一点半点的纯情。

 他脸一红,秦朗就昏溃了。但昏溃归昏溃,到底还顾念着孩子,不敢做得太过,就一个劲抵着宁舒深吻,边动边教宁舒怎么动。

 宁舒那会儿脑壳麻麻的,当然如果不是脑壳麻,秦朗那些话随便挑一句出来,也能让他无地自容到死。

 隔天一早,秦朗是被一阵呕吐声惊醒的。宁舒那会儿正在浴室,吐得惨不忍睹,秦朗掀开被子跑进去一看,吓得够呛,宁舒那脸白得跟张纸似的,趴在洗脸台上,看起来无力又痛苦。

 秦朗心疼了,后悔得不得了,于是打电话给赵卫国。赵卫国叹了口气,从头到尾就只有三句话:!再

 秦朗不放心,要带宁舒去检查,赵卫国问了宁舒的“病状”断然拒绝:“来医院也没用,这都是必经阶段,多炖些有营养的汤水让他补补。”

 过了没多久,又听到李医师隔着不远吼了句:“我要是他爸,非打断你小子一条腿。”

 这一个个都是蒙古大夫!秦朗特不,不过赵卫国最后那句,他还是听进去了,于是打电话找荣奕帮忙。

 荣奕接到他电话那会儿,正在跟佳人幽会,被打扰了原本有一肚子的气,听完秦朗的话,不知怎么就腾了起来,哄了佳人两句,拿了车钥匙就走。

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门铃一阵阵响了起来。打开门一看,果然是荣奕,左右手各拎着一个外卖袋,里头鼓鼓囊囊,一看就知道里头有不少好料。

 但凡是拜托让荣小爷办的事,就从来没有不超标准完成的。荣奕把打包的汤水点心一样样往桌上摆,嘴角还叼着烟,还没两口,就被秦朗一伸手掐了。

 秦家有兽 第二十四章

 秦家现如今是重点保护场所,家规森严自然不用多说。烟,肯定不能。酒,更加不能带,连啤酒也不行。荣奕刚开始还觉得新鲜,过了没几天,不仅荣小爷受不了,连宁舒都觉得别扭,可秦朗显然十分热衷,甚至有些小题大做的胆战心惊。

 倒是杜宣一脸安之若素地劝:“你们要知道,是人脑,它就总会有短路的时候。”

 秦朗那会儿正在厨房热牛,一口白牙咬得嘎嘎响。友不慎!临走前,荣奕特同情地朝宁舒挤了挤眼,低声音说:“我们都知道你辛苦,忍忍吧。”

 说完在瞬间闪得没了人影,他可不想留下来受罪。荣小爷不愧为荣小爷,万事一猜一个准,在秦朗的这种大惊小怪里,宁舒终于受不了了。

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,宁舒其实也没多想,就是觉得有必要在学业上抓点紧。

 期中考虽然刚过,期末却已经不远了,况且之前因为身体原因,已经缺了多自习课,这会儿很有必要补回来。

 秦朗从前不管这些,一来没立场,二来这事其实也不坏,只要不超过度就行。但现在不一样,这会儿可是一人吃饭,两人收,一人受累,两人遭罪,另一个还这么脆弱。

 这么一盘算,他就觉得有立场表明自己的意见了。谈话起初还算愉快,可当这事牵扯到家庭地位问题,就渐渐偏离了初衷。

 宁舒这么个强脾气,怎么可能乖乖就范,秦朗眼见劝不动他,一急之下就开始口不择言,口而出:“行了,这个家我说了算,你不照办也得照办。”

 手一扬把书扔出了窗子,连个转圜余地都不留,混蛋到家。宁舒那牛脾气也跟着窜了上来,一句话没说,起身直接进了客房,哢嗒一声从里头把门反锁上,眼不见为净。

 秦朗愣在原地,好一会儿没能缓过劲来,心里有气又不知道冲谁发,就是觉得憋得慌,一脚踢在木椅上,!啷一声巨响。氓到底是氓。宁舒觉得跟秦朗讲道理,简直是自作多情,更何况这会儿他身体还不大舒服,也没精神跟秦朗瞎耗。

 正僵持着,门铃再次不合时宜地响了。秦朗铁青着脸去开门,门一开,看到门外站着那人,又愣又惊。居然是老爷子。老爷子的脸色不比秦朗好看到哪里,见了秦朗那张臭脸,额头的霾之又添了层,一声不吭往里走。

 进屋后往沙发上一坐,审查似地扫了圈,视线落在紧闭的那扇门上,眉头紧拧,气势显然非秦朗能比。

 秦朗勾了把椅子坐下:“这会怎么有空过来?有事?”老爷子正眼也不给他,不动声地扫了眼茶几上那杯牛,脸色又沈了一分:“人呢?”“谁?”“别跟我玩你那套,说答案!”

 即便隔着一扇门,宁舒也觉得有怒气连绵不绝涌进来。秦朗却依旧故我:“不知道您老人家想问些什么。

 行了,我这会儿没空,您老真要审我,大不了我改天回家再跟您报备个够。”刚说完,一阵响亮的巴掌声就从门外传了进来,外加老爷子一声沈喝:混账东西!

 宁舒被唬得一跳,门一开,视线正好跟怒火中烧的老爷子撞了个正着。

 老爷子那眼神其实也说不上森冷,甚至只淡淡扫了他一眼,就没再拿正眼瞧他,宁舒却觉得那眼神如有实注,虽说只是似有若无的一瞥,可也能让人觉得寒意从心底漫上来,脑壳子跟被冰凌浸着似的,从头寒到脚,从里寒到外。

 秦朗被甩了个巴掌,脸色一分没改,倒是见宁舒被老爷子望了眼就白了脸,这才急了:“您老可别来,免得大家后悔。”

 老爷子冷哼,只当他不存在,从兜里掏出张支票,扔茶几上:“我只给你三天,三天后还不能解决这事,别怪我不顾念你的感受。”

 秦朗嗤笑:“怎么?还想把那老一套用我身上?”老爷子眯了眯:“我现在还能平心静气跟你谈,就是看在我是你老子份上。换了别人,他现在还有命站这儿?”秦朗没接话,老爷子的眼神不像在说笑,他那手段秦朗还是知道的,且动作既快又狠,这会儿放下话来,势必不仅仅是虚张声势这么简单。

 俩人僵持着,谁也不说话。隔了好一会儿,秦朗抬头上老爷子的视线,说:“您老真要动手,这辈子可就别想再抱孙子了,也当没生过我这个儿子。”

 这是什么状况?老爷子不明白,秦朗呸地一声吐了嘴角那烟,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:“我索跟您说清楚,您孙子这会儿就在他肚子里睡着。”

 指了指宁舒“您老真要做什么,我也阻止不了。不过您可千万想清楚,这辈子我只对他一个有反应,您孙子也只能从他肚子里出来。”

 老爷子纵横商海多年,初初听到这么一番惊悚又俗的话,也不由变了脸。

 秦朗脚步一移,挡在他跟宁舒中间,静了片刻,还是忍不住服了软:“爸,这次算我求你,就这一次。”

 隔天一早,荣小爷拎着早点登门造访,看到秦朗脸上那五个清晰的指印,一个没忍住,捧着肚子笑开了,秦朗抬腿就踢。果然,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。  M.ilRXs.cOM
上章 秦家有兽 下章